这些技巧,或许为你带来拍摄“恐怖片”的勇气

不管是咆哮的野兽、愤怒的杀手,还是超自然幽灵,要潜伏在阴影处才是其真正恐怖所在。但对于电影摄影师而言,真正的恐怖是翻开剧本、开始阅读:在一团漆黑中,我们的英雄奋力挣扎…… 

将恐怖片的恐怖画面视觉化,可能给电影摄影师带来了不少挑战,但他们手头的工具——灯光的形状、质感和颜色,构图,以及摄影机的移动方向——具有强大的创造性,能够制造出紧张的悬念感,增强故事整体的影响力。


潜伏黑暗中


拍摄悬疑片或恐怖片最常遇到的一种挑战是,让角色置身于“完全”黑暗中。在没有灯光的情况下,如何打造角色的形象?关键在于巧妙设计艺术效果,利用轮廓光拍摄,营造出“无光”的画面。


若把演员的面部置于远低于正常曝光的柔和补光中,并加以强烈的轮廓光来塑造角色,则可以营造出他们身处黑暗中的感觉,但他们自身及其走位对观众而言仍然可见。更重要的是,根据轮廓光的位置、演员走位和曝光不足的补光,观众可以清楚地看到演员的表演和情绪。 


在昏暗环境下,轮廓光在不同程度上凸显了演员布雷特·哈格雷夫 (Brett Hargrave,左)和贝卡·亚当斯(Becka Adams)的脸。


将主光设置在拍摄对象身后10点或2点左右的位置,可以拍到人物鲜明清晰的轮廓,避免光线直接打在他们眼部和面部的大部分区域。摄影师可以用柔和的反光为面部补光,以呈现面部许多微妙的细节,该反光也同样是曝光不足的——至少差2档。


如此一来,观众便可以看清影片的基本细节,但仍认为角色处在黑暗中。


房间色调


在拍摄中,另一种表现黑暗的方法是控制“房间基调”——基本曝光值——当试图实现当下讨论的目标时,只需从源头把阴影细节(又称“趾 部”)调到一个可观察的水平。


这一般通过头顶柔和的大光源来实现,它可以曝光不足。这类光源通常被描述为“无影” “无向”,可以是将光线反射到天花板上的灯具,大的柔光箱或柔光球,或者摄影棚内的一组太空灯——该光源通常应该在主曝光值的基础上再调低2或3档(甚至更多)。


这个色温也可高于主体照明,虽然我们经常把夜晚或黑暗与冷光联系在一起。(见下“夜的颜色”一节)。


光影分离


还有一种方法是在环境中完整分离出角色的轮廓。


将光线打到背景中,特别是在严格选择或小心控制的区域,再把角色安排在这些背景区域前, 便可呈现清晰的剪影来表现他们身处黑暗。

这方面需要向动画师学习。传统动画师接受的教育是,故事就在剪影里——应该要去除动画角色身上的所有细节,只看他们的剪影,并且仍然能够清楚地了解故事正在发生的情节。


有时,这会要求拍摄对象转动头或身体,如此一来,其脸部轮廓便在剪影中清晰地显现出来。这会是个很妙的设计!牢记这个技巧,因为它确实有助于讲述视觉故事,尤其在黑暗的情况下。


轮廓光打在演员道格·兰代尔(Doug Langdale)的剪影上


如果观众能够从角色的剪影中得到相关的故事信息,就能很好理解他们正处于黑暗中的情境。


在光束中游走


场景中的角色无需每时每刻都清晰可见。有时,他们会完全处于黑暗,或者在轮廓光、光影分离,甚至正面或侧面的光斑中只有部分可见。


这些情况混合在一起时,可以增加观众兴趣,激起他们的好奇心。如果随着角色在光束中走位,观众能够在特定时刻看到他们需要看到的东西,那在其他时刻他们看不到这个角色也没关系。


此外,还要考虑让观众必须看到角色身体的哪些部位,才能使整个剧情清晰起来。如果有人潜伏在黑暗中,拿起一把刀,可能就无需让观众看见他们抓起武器时的脸,但有必要看到手。这时在手部选择性地打束光就可以了。


增加质感


在设计这些光束时,有些东西可以发挥作用、调动氛围,就是各种质感的光。


无论光会通过窗户、透明的窗帘还是树叶——也许是被月光或路灯调动——光/阴影明暗对比效果的质感足以证明这些光束存在的合理性,还能在角色走进某束光线时增加些趣味性。


落在窗户上的雨滴可以打造一种光影的移动效果。即使是抽象的斜线、断裂或光影图案也能凸显这些效果——现实诱因 (即图案本身“实际”来自哪里)并非总是必要的。


因此,可以在拍摄夜景时随意增加一点抽象的感觉。这些模式也有助于向观众隐藏细节,增强悬念感。


都是骗人的!


这些方法几乎全都有一定程度的欺骗性。


如果我们在真正的黑暗中来表现角色,那么观众除了辨识声音,其他一无所知。因此,我们得骗观众一下,还是要提供一些光线,让他们能够看到正在发生的剧情,了解重要的故事细节。


然而,保持视觉吸引力的关键在于强光与阴影的组合。


整体曝光不足的画面看着很不顺眼, 通常暗淡不清晰。一束较亮的轮廓光或背景则有助于改善整个画面,使其在视觉上更容易接受,即便整个都具有欺骗性。


不要害怕在黑暗的场景中出现曝光过度的元素;这些小亮光也有助于让观众的瞳孔缩小,使画面营造出更清晰的黑暗的感觉。


夜的颜色


自彩色胶片问世以来,电影摄影师们一直在争论月光的颜色。事实上,月光是月球表面反射而来的太阳光;色温约为4100K,比一般日光更暖——然而,普遍认可的月光的色调偏蓝。


如果你曾在满月时去过野外(远离光污染),可能会对月光在夜晚无云的明亮程度感到惊讶。


尽管它自身在电影中常常具有欺骗性,但不可否认,当月光成为唯一光源时,往往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月光会给人留下较冷的感觉,可能是由于人类视觉在昏暗光线下(即暗视觉)的局限性。在非常暗的光线下,人的眼睛里只有视杆细胞被激活, 而它们对蓝绿色光谱最为敏感 (即柏金赫现象)。


于是这便让月光色调偏蓝的说法有了些可信度。无论你是否认同这个说法,给夜晚的光赋予一个偏冷的颜色,有助于推销夜晚这个概念,因为它在视觉图像的语言中被人们广泛接受。


我发现,环境光越冷,画面看上去越黑暗。当环境光较为中性或温暖时,往往会给人更舒适或浪漫的感觉。


恐怖片的构图


电影摄影师和导演的构图选择同样可以凸显某一特定时刻的戏剧性或悬念感。


任何不平衡的构图都会让观众产生紧张感。


从心理学上讲,任何不平衡的构图都会让观众产生紧张感;而不对称或不规则的构图则会造成不适感。


要想制造悬念,有两种高效选择:一是在画面中留下多余的负空间,暗示那里会有东西出现;二是通过减少拍摄对象四周的空间,或者将其视线置于画面边缘,给人一种幽闭困顿之感。


透过物体拍摄(在画面中设置障碍物),可以营造神秘感,甚至导致观众向这一侧倾斜,试图看到画面中这个物体的全貌。


此外,镜头的移动——尤其是缓慢、故意、可能与角色不同步的移动——可以制造出某种恐惧感与悬念感。当镜头随角色在画面进出中缓慢平移时,观众会产生某种期待感,特别是在他们期待受到惊吓或意外的时候。如果剧情没有出现预期中的惊吓或意外,那么镜头采取不同步移动所达到的效果甚至会更佳。规避预期是制造悬念的绝妙手段。


一般来说,画面营造的不 安感和不可预测性越强,观众感受到的悬念就越大,当然还需不时给予他们必要的惊吓或意外“回报”。


通过眼睛


主观视角与全知视角之间的区别是制造惊吓和悬念的强大工具。


主观视角(即POV) 根据字面意思,可以理解为通过角色的眼睛来观看,但更多时候是指摄影机为塑造场景中的人物情感背景而采取的视角。

演员安德烈·费勒斯(Andrea Fellers)出现在具有较多负空间的画 面中——这种构图旨在暗示该空间中可能会出现其他东西。


在遵循主观叙事下的主观视角时,若角色不知道某个信息,我们作为观众往往也无从知晓。因此,主观叙事下的主观视角可以为观众提供跳跃式惊吓——而全知的主观视角是通过透露角色自身不知道的信息,向观众制造悬念。


用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 (Alfred Hitchcock)的话说, 如果让两个角色在餐桌旁交谈,而餐厅突然爆炸,这就是惊吓。


但如果在谈话过程中,镜头切到桌子下面,观众看到一个带着计时器的炸弹正在倒计时——但角色对此一无所知,仍在继续交流——这就是悬念。


虽然这两个概念都是指场景的剪辑结构,但同样适用于构图、镜头的选择以及场景覆盖范围。


对于电影摄影师而言,了解剪辑师和导演之后会如何构建场景非常重要;这将为布光、取景和摄影机移动提供宝贵信息。


镜头中的迷失方向


在选择拍摄悬疑场景镜头时,通常没有对错之分,因为这取决于摄影师的独到阐释。


而贴近拍摄对象的广角镜头会唤起对个人空间的侵犯感,让观众产生幽闭和不舒服的感觉,从而感到不安。反之,特写长镜头只露出角色面部或手部的一小部分,也会令人感到不安。


鱼眼镜头、Mesmerizer变形镜头、半视场定制形状的屈光镜等专业光学设备,都能为场景增加反常的感觉。 



这个布景设计与演员爱德华·斯科菲尔德(Edward Schofield) 的手电筒产生的离散光点,有助于观众更清晰感受到黑暗。


在实景拍摄现场不能完全控制灯光的情况下,一套渐变中灰滤镜可以在拍黑暗场景中派上用场,使现场某些部分落入深阴影中。


试试中灰渐变镜,可以惊奇地发现,它们常常可以真正地打造镜头的画面。这些建议或许能给你拍下部恐怖片带来勇气。我们不必总是害怕黑暗!


本文作者:杰伊·霍尔本


全文完

本文为作者 影视工业网小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cinehello.com/stream/147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