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1》摄影指导曹郁老师专访:不同的摄影机和镜头,就是我不同的画笔

视频嵌入地址:

《1921》摄影指导曹郁老师专访


如果回到100年前的中国,回到那个饥寒交迫、事关民族存亡的危难年代,你会发现有很多人都在为国家的未来奔走呼号,而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年轻人。电影《1921》讲述的正是那群年轻人的故事,讲述他们如何在风华正茂的年纪团结一致、奋起反抗的故事。


不同于讲述历史的传统主旋律电影,《1921》在故事和影像上都散发着年轻人才有的青春感。摄影指导曹郁老师给《1921》定下的影调是现代的、诗意的、充满情感的风格,为此,他通过使用 RED MONSTRO 8K VV 摄影机、创造性的光影手法、手持摄影营造代入感等方式来实他想要的效果。


本文是 RED 对曹郁老师的专访,除了让您了解曹郁老师为什么再一次选择 RED MONSTRO 8K VV 和他印象比较深刻的两场戏的拍摄幕后外,您还能看到:


  • 曹郁老师如何通过创造性的拍摄方案为影片增色,以及摄影指导和导演之间的配合;
  • 为什么曹郁老师喜欢用肩扛摄影、以及他在什么场合下使用肩扛摄影;
  • 曹郁老师对 8K 拍摄、2K 放映的看法;
  • 曹郁老师对色彩的理解和 Lut 的应用,以及他为什么喜欢绿色;
  • 曹郁老师对摄影机、镜头等创作工具的看法和态度;
  • 正在拍摄的《我和我的父辈》为什么又选择了 RED 摄影机。


以下是完整采访文字版整理:


RED:这是您和黄建新导演第一次合作,是什么机缘让你们一起合作这个项目?合作方式是怎样的?

 

曹郁老师:最早是黄导委托制片人任宁联系我,一开始我有点意外,因为主旋律电影一般很少会找到我。后来了解到他们想让《1921》有全新的视觉效果,希望能拍出不一样的主旋律电影,而且他们为这部电影做出了一个很大的决心,于是就开始了合作。合作的过程还是挺愉快的,也很不容易,因为主旋律的电影确实很不好拍。这是我和黄导的第一次合作,他给了我非常大的支持和自由度。

 

 

RED:在画面风格上,您觉得《1921》跟以往的主旋律电影有什么突破的地方?

 

曹郁老师:一般说起主旋律电影就是特别稳重,或者是有种从现在看过去的怀旧感。但当年的上海非常时髦、非常现代,它有东方巴黎之称,我希望《1921》的影像能呈现出这种感觉,而不是怀旧效果。

 

当时接下这个项目,也是因为它的故事和演员呈现出来的年轻感觉打动了我。所以在影像上要有很强的代入感,就像你回到过去跟他们一起成长、一起建党。当时那群年轻人并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这个国家是不是真的会变成新中国,他们成立共产党是件非常有激情、也很勇敢的事情。所以我特别希望摄影的风格很诗意、很有情感。

  

《1921》剧照


RED:《1921》里的哪些场景或者镜头是您比较满意的?

 

曹郁老师:有很多场景挺满意的,举两个例子吧。从技术上来说特别难拍的是追车的段落,我很喜欢;从艺术和构思的角度看,我喜欢开会放马灯的段落,我觉得它是一种突破。片中有很多场会议,会议拍起来会很单调、雷同。那场戏利用光线造成了强烈的阴影,有很强烈的气氛感和心理的外化感。另外,用手持镜头来拍摄,本身也很有代入感,或者说不那么常规,要不然就很容易变成谁说话就拍谁。同时这场戏也表明了导演和摄影默契配合的重要性。导演专门设计了停电的情节,如果他不设计我也拍不成。所以我觉得一部电影画面好,它确实是导演跟摄影在不同维度上配合的结果。

 

我还比较喜欢追车那个段落,最早导演希望在白天拍摄,后来我跟导演建议,说如果想拍出东方巴黎的感觉可能还是晚上比较好。这时候导演跟制片人会担心,说到底需要多少灯来打那么大的场景。后来我就说可不可以用大量的灯泡,就像《了不起的盖茨比》一样,它里面很多场景都是用灯泡。提出这个建议后导演很高兴,因为这样场景更丰富,又提供了照明,有二合一的效果。最终我们用了一万多只灯泡把整个街道给布置出来,非常壮观。这场戏导演起了很大的作用,首先他要同意这个方案,这是比较大的改动。另外,毕竟不是我们摄影部门装灯泡,是导演带着美术置景部门把这些灯泡装上,而且很多灯箱我只是提出方向,具体细节是导演跟美术一起完成的。最后拍出来的效果,我觉得确实很好。

 

另外追车段落也比较复杂,它里面牵扯到了现场拍摄、绿幕拍摄、LED 屏拍摄。最终画面里大家看到的是两部真的老爷车,但是里面的漂移动作都是用赛车拍出来然后通过 CG 换成老爷车,老爷车没法完成漂移等动作。我们用了很多种拍摄方法,我觉得也很有趣,最后出来的画面还是很丰富的。

 


RED:停电的那场戏马灯的照度不高,这个场景有没有加其他的灯?


 

曹郁老师:主光只有那个道具灯,它里面是一个特别特殊的灯泡,功率好像是300瓦。当然了,我们上面用 LED 灯做了一点点底子光,但很暗很暗。它外面有个院子,在院子上面做了一点月光的感觉,也非常暗。

 

RED:这不是您第一次用 RED MONSTRO 8K VV,哪些因素让您继续使用这款摄影机?它在这部戏里的表现怎么样?

 

曹郁老师:它在这部戏里的表现还是很不错的。选择 RED 的 一个因素是它是美国生产的机器,我觉得不同国家生产的摄影机拍出来的质感是对其文化的一种反映。这部电影在视觉上我参考了霍普等美国画家的画,所以我就觉得 MONSTRO 8K VV 拍出来的质感和它对颜色的处理,很美国化。经过我的 Lut 处理以后,我觉得它还挺能满足我这种现代绘画风格的。

 

然后,RED 特别容易突出某一两种颜色,比如红色。《1921》是革命题材,在里面出现了红色。我前面跟陈凯歌导演拍的《我的少年时代》,那个故事背景也是需要突出红色。MONSTRO 8K VV 处理红色的感觉很特殊,它不是靠调色能实现的;另外一个我选它是因为 8K 分辨率,拍出来的细节特别清晰,这也比较符合我对于这部戏的定位:我不希望它是怀旧的,我希望它是很现代的,非常清晰的,所有演员脸上都特别清晰。

 

最后我觉得 MONSTRO 8K VV CMOS 的比例很适合这次拍摄。它的比例是 1:1.89 ,我们这次有 IMAX 发行的任务,需要 1:1.9 的比例。这样一来,能用到的拍摄分辨率就很高,画质会保留的比较多。另外它是全画幅传感器, CMOS 比例更接近于长方形,用同样焦距的镜头会显得更广。那么我们就有可能利用比较长一点的焦距,比如说 40mm 或者 47mm 来获得一个稍微广一点的感觉,这样透视会比较真实,同时又拍到了很多场景。MONSTRO 8K VV 是目前市面上常用摄影机里镜头视角上最有优势的一款摄影机,这也是我选择它的一个原因。

 


RED:在镜头的选择上您是怎么考虑的?

 

曹郁老师:镜头用的是阿莱 SP,这是我最喜欢的全画幅定焦镜头,它很锐利,我喜欢比较锐利的影像。我感觉它特别中性,很准确,很像眼睛看到的感觉。当然,这种不偏向某一种风格,绝对不是一种优点或者缺点,我觉得它只是一种特点,它的特性就是这样的,能记录更多的信息。对于我来说,想要实现的效果可以更多交给灯光或者不同的摄影机,镜头是一个中介。

 


RED:十三大代表开会和工人运动等戏份是您自己掌机拍摄的,什么样的戏会吸引您亲自去拍摄?

 

曹郁老师:不光是十三大代表开会和工人运动,比如黄轩早晨在天台上有一段戏,里面很多特写就是我自己肩扛去拍的。还有一段他跟倪妮的对话也全都是肩扛拍摄。

 

我很喜欢肩扛摄影,以前在《南京!南京!》《八佰》等片子里也用了不少。因为机器是放在你的身上,不经过稳定器或者云台等硬件隔离,你的呼吸,你的情绪会特别强烈地通过摄影机传达给观众,观众是能感受到的,所以我一般会拍摄所有跟情感有关系的近景镜头。

 

手持摄影特别是肩扛摄影,我觉得它在情感上特别有表现力,很主观,有特别强的参与感。斯坦尼康或者伸缩炮等设备都有一种客观的感觉,像是旁观者。

 

另外,肩扛摄影也很直接,这个直接指的是摄影师很多下意识的反应,都是即兴反应,比如说往前或者往后。不像用轨道拍就必须告诉机械组,怎么运动、在哪儿停住。肩扛摄影你自己瞬间就可以反应,也有在表演的感觉,只不过你是用摄影机在演,跟演员一起表演。所以我觉得肩扛摄影很考验摄影师对剧本的理解,对演员表演的理解和观察并瞬间做出准确反应。当然也会特别考验摄影师的韵律感,你必须很有韵律感、节奏感,才能够拍出和表演相互呼应的画面。这很刺激,也很有意思,我个人很偏爱这种摄影的感觉和方式。

 


RED:您觉得 8K 拍摄到的细节非常多,画面非常清晰。有人认为 8K 拍摄、2K播放没有必要,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曹郁老师:我觉得 8K 很有必要,它毕竟是 8K 超采样到 2K。虽说我不是特别懂其中的技术原理,但从视觉上我能知道它是什么样的感觉。压缩到 2K 后的画面很细密,这一点我特别喜欢,尤其是当你想要印象派等绘画感觉的时候。从美感角度来说,很多著名画作都非常细密,它绝对不是粗粗拉拉的。

 

这种细密也是我创作这部电影特别需要的,这是我很直观的一种感受。片子 2K 发行,用 2K 摄影机也可以拍,它绝对不会有高像素压下来的那种细密的感觉。

 


RED:在《妖猫传》和《八佰》中,绿色冷元素比较多,除了跟故事本身贴合之外,您对冷色有偏好吗?

 

曹郁老师:我确实比较喜欢用绿色,我觉得绿色本身就是一种很现代的颜色,我喜欢的画家,比如蒙克、霍普、德加,他们也很喜欢用绿色,这是一种个人偏好。绿色偏现代,金黄色可能像伦勃朗时期更往前一点的古典主义。我觉得绿色它很现代,它可以是健康的、充满生机的颜色,也可以有病态的感觉,它是有很多寓意的颜色。

 

另外我在做 Lut 的时候,经常会利用冷暖色的对比。一般我是在阴影或者暗部使用这种冷绿色,空间感上是向后退一步;而在高光上面可能会更偏向于暖色,比如黄色,这样高光给人的感觉是往前凸出的。综合起来,我还挺喜欢用绿色的。

 

《妖猫传》剧照

 

RED:您喜欢自己做 Lut,这是什么样的流程?

 

曹郁老师:我每部电影都会自己做专门的 Lut,它们都很独特。我做 Lut 一般是先拍试片,然后在试片的基础上做色彩设计。这个试片是很认真的试片,演员都穿着服装的,会试拍很多次。我会把每次试验和最终用的 Lut 保留下来,建立了一个小的 Lut 库。每部戏有不同的艺术处理,不同的光线,不同的色彩倾向性。还是取决于自己对这部电影影调的一种想象,在这个基础上去组织各种类型的试片,然后再把它做成 Lut。

 

《1921》我设计了三个 Lut,都是一个系列的,只是反差不一样。有用在日外的,有用在日内的,还有用在纯夜景。



RED:现在摄影机跟镜头的更新越来越快,您觉得创作工具对摄影师来说影响大吗?会有哪些方面的影响?

 

曹郁老师:影响当然很大。摄影机跟镜头决定不了摄影师的创作水平,但摄影师毕竟是一个艺术与技术兼具的职业,摄影师必须要通过不同的工具来体现自己的想法。对我来说,不同的摄影机、不同的镜头就像画家用不同的画笔。很多效果不是靠某一种摄影机或者镜头单独完成的,这是我自己的使用体会。

 

不同的摄影机和镜头,有不同特性,这对摄影师来说非常重要。他需要很精确地掌握这些设备的特性,并且可以把它们很好地混合在一起,来形成自己的风格,这是一个摄影师需要掌握的能力。

 

用什么设备取决于影像的风格,设备只是提供不同的特性,一切都是为内容服务。把标准放宽,每一种设备都有它适合的地方。比如《拯救大兵瑞恩》的摄影师,他用了潘那维申和蔡司做的一款老镜头,故意把镀膜给去掉,镜头里全是进光,反差也特别低。但是拍《拯救大兵瑞恩》的时候就特别合适,它有那种40年代纪录片的效果。要是用工业标准看这个镜头肯定是有问题的,但是从艺术感受来说它就是合适的。而且正好用在这部电影特合适,可能换了一部戏它又不合适了。我觉得能够达到这种境界,可能才是一个优秀的摄影师,所有的器材都要平视,它们只是有不同的特性,看你怎么去用它。

 

 

RED:您最近在拍摄哪些项目?

 

曹郁老师:在拍《我和我的父辈》,这部戏还是 MONSTRO 8K VV 拍摄,我们又做了另外一种尝试:我们想拍 1:1.85 画幅比,现在拍 1:2.39 或者 1:2.40 比较多,我们想故意拍个窄一点的。因为它讲的是 70 年代的故事,所以 RED CMOS 又很合适。另外我们做了一种新的Lut 来实现特殊的影调。这个影调我们也用不同的摄影机试了一下,最后还是觉得就是用和《1921》一样的搭配(摄影机和镜头)。


技术参数:

拍摄介质:数字拍摄

摄影机:RED MONSTRO 8K VV

镜头:ARRI SP

记录格式:8K 5:1 REDCODE RAW

租赁公司:世纪新峰





本文为作者 农夫山泉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cinehello.com/stream/144608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