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度奥斯卡入围影片拍摄揭秘--《贝尔法斯特》:“导演与电影摄影指导默契合作的典范”

阅读提示:本文就电影《贝尔法斯特》的影片拍摄创作,从:故事构建影片调性拍摄设备与镜头使用拍摄用光分析等多层次进行了报道。文章全部阅读预计需要8分钟,建议收藏后阅读。


以下正文:


2月9日,第94届奥斯卡金像奖(94th Academy Awards)提名名单公布!

电影《贝尔法斯特》(Belfast),入围最佳影片提名,该片重温北爱尔兰历史上的一段动荡时期。由哈里斯·杰姆巴鲁克斯(Haris Zambarloukos,BSC,GSC)与导演肯尼思·布拉纳(Kenneth Branagh)合作拍摄。


电影《贝尔法斯特》颇为迷人, 其拍摄手法也相当细腻。影片讲述了一个北爱尔兰家庭陷入天主教徒与新教徒之前的“北爱尔兰问题”纷争,被迫决定去留的故事。


影片《贝尔法斯特》剧照


合作缘起--这部电影堪称是导演与电影摄影指导默契合作的典范


这部黑白影片改编自编剧兼导演肯尼思·布拉纳早年间的生活经历,这也是他与导演兼电影摄影指导哈里斯·杰姆巴鲁克斯15年里的第7次合作。


布拉纳称《贝尔法斯特》是自己“最贴近个人的电影”,也正是他与电影摄影指导之间的亲密关系是拍摄整部影片的基础。杰巴鲁克斯所营造的视觉效果让拉纳从北爱尔兰的童年时代找回了关于自身非常私人的记忆,并重新以虚构叙事的方式呈现。


图左起:《贝尔法斯特》第一摄影助理迪恩·汤普森(Dean Thompson,戴棒球帽)、掌机员安德烈·奥斯汀(戴眼镜)、第一副导演马丁·柯里(Martin Curry)、导演肯尼思·布拉纳、电影摄影指导哈里斯·杰姆巴鲁克斯以及特技指导詹姆斯·奥唐 奈(James O’Donnell)。


“爱尔兰人生来就是要离开的”,《贝尔法斯特》中的一个配角说道,这是指爱尔兰人的离散——数百年来爱尔兰移民不断涌出。1960年,布拉纳在贝尔法斯特出生;9岁随家人搬到英格兰,以躲避蔓延于整个北爱尔兰的天主教徒与新教徒之间不断升级的暴力冲突。这场暴力最终持续了30年,导致3500多人死亡。

影片《贝尔法斯特》摄制组筹备一条围着希尔跟踪拍摄的镜头


无独有偶,杰姆巴鲁克斯同样有着背井离乡的遭遇——他是希腊裔塞浦路斯人,出生在塞浦路斯最大的城市尼科西亚,而1974年土耳其入侵塞浦路斯岛,并占领了该岛的一大块领土,使之一分为二。


“我的城市仍然处于分裂状态,”杰姆巴鲁克斯说,“我潜意识坚信,我与肯的友谊源自对这个世界的共同认识——即便被迫离开故土,也不轻言放弃,始终愿意重新开始。” 在英国完成基本学业后,布拉纳继续在伦敦的皇家戏剧艺术学院(RADA)接受演员培训。


杰姆巴鲁克斯则在洛杉矶的美国电影学院学习电影摄影。两人初次见面是在2006年,当时布拉纳正为长片《足迹》四处寻找电影摄影指导。布拉纳此前看过杰姆巴鲁克斯在2004年拍摄的电影《爱无可忍》,“(他)格外钟意开头那个热气球意外事件的镜头,因此兴致勃勃地想要和我聊聊”,这位电影摄影指导说道。


两人一拍即合,发现彼此在准备拍摄方面有非常多的共通之处。“肯热衷于计划、测试和排练,”杰姆巴鲁克斯说,“无论是对拍摄方法、想要呈现的概念,还是对角色所刻画的关于人类处境的深刻洞察,他在拍摄过程中都的确称得上全心全意地探索。


无论何时,他都把我以及团队其他成员纳入其中——我们都付出了心力。”


两位电影制作人继而又合作拍摄了《雷神》、《一触即发》、《灰姑娘》(2015年)和《东方快 车谋杀案》(2017年)等影片——杰姆巴鲁克斯表示,拍摄这些电影时,“我们都保持着一样高涨的情绪”。


《贝尔法斯特》影片故事的构建


一开始讨论如何拍摄《贝尔法斯特》时,布拉纳就明确表示自己不想把片子拍成一部战争片。“肯不希望(这部电影)以强调边界为主题,”杰姆巴鲁克斯说,“因此,影片既没有呈现太多暴力,也没有呈现对交战地带的刻板印象。” 


影片《贝尔法斯特》剧照:巴迪祖父,由塞伦·希德饰演


住在同一条街上的新教徒与天主教徒之间的敌意,在整部影片中不断酝酿、直到沸腾,双方开始直接对抗,英国士兵被派来维持和平。


然而,尽管伴随着战鼓声响起,暴徒们试图暴力挑衅,影片最强烈的情感主题仍然围绕着核心家庭成员之间的爱展开:9岁的巴迪【Buddy,以布拉纳为原型,由11岁的裘德· 希尔(Jude Hill)饰演】、他的父母【分别由詹姆斯·多南(James Dornan)和凯特瑞娜·巴尔夫(Caitríona Balfe)饰演】和祖父母【分别由朱迪·丹奇(Judi Dench)和塞伦·希德(Ciarán Hinds)饰演】。他们想方设法地忠于自我,拒绝正在兴起的丑陋的宗派主义,哪怕自己的生活正面临周围环境的压力。


影片《贝尔法斯特》剧照:巴迪(裘德·希尔饰演)与父母【分别由詹姆斯·多南(Jamie Dornan)和凯特瑞娜·巴尔夫(Caitriona Balfe)饰演】在那个动荡 时期度过的愉快一天。


杰姆巴鲁克斯提到,他和布拉纳开始准备拍摄工作:一同走过贝尔法斯特的街道,参观布拉纳童年常去的地方。“通过肯的回忆,我了解了贝尔法斯特的过往”,杰姆巴鲁克斯回想道。某个节点上,他们停止了对历史的勘差,而以电影人的身份潜入虚构的世界中。


“我们的确是在研究一个故事,但无论这个故事多么私人,它最终都会拍成一部电影,而非纪录片。肯毫不吝惜地表达对我们的信任,(还说)‘来告诉我,我们要如何将它拍成一部电影’”。 


影片《贝尔法斯特》剧照


两人致力于将一切简化到每个场景想要表达的核心内容上,聚焦于真正重要的部分。“这就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动作,”杰姆巴鲁克斯说,“我俩都受到了亨利·卡蒂尔-布列松(Henri Cartier Bresson)以及菲利普·琼斯·格里菲思(Philip Jones Griffith)静态摄影的启发,后者曾在贝尔法斯特拍摄过大量影像,其中最著名的照片是:一位妇女正在修剪草坪(而一名英国士兵正蹲在她的灌木丛后,用枪指着街道)。


菲利普·琼斯·格里菲思(Philip Jones Griffith)静态摄影作品


当画面有了(类似)反差出现时,便会起到一些特别的效果——我们想要呈现就是这种反差。” 对于自己整个职业生涯,让杰姆巴鲁克斯大受启发的还有摄影师安塞尔·亚当斯(Ansel Adams),以及对方在拍摄前所做的准备工作。


关于《贝尔法斯特》影片的调性建立


“他差不多写了本如何在拍摄前想象将要拍摄的画面的书”,杰姆巴鲁克斯说道。关于如何拍摄《贝尔法斯特》这部电影的各种决定都是由杰姆巴鲁克斯和布拉纳两人共同拍板的。“肯对电影摄影有着超乎寻常的理解力,”杰姆巴鲁克斯说,“这只是我拍摄的第四部数字电影——肯提到这件事,然后问道:‘你想用数字拍摄这部电影吗?’我说是的。胶片会给带来更强的颗粒感。我认为数字电影画面干净,没有颗粒,再结合老镜头,呈现的效果可能会很有意思。”


安塞尔·亚当斯的拍摄经验一直盘旋在他的脑海里:“拍摄数字电影,有时会被忽略的一件重要的事情是,拿起摄影机之前,得先想象一个镜头或图像。必须考虑好要呈现的画面,而不仅仅是随意拍摄”。



关于《贝尔法斯特》拍摄--设备与镜头


杰姆巴鲁克斯使用Arri Alexa Mini LF摄影机拍摄,并配备了20世纪90年代初制造的Panavision System 65大画幅镜头。“我用的是一套带有特定序列号的镜头。由(ASC协会会员、Panavision公司的)丹·佐佐木(Dan Sasaki)在洛杉矶维护。


它们被运往伦敦或者任何我需要的地方。” “我就用单机拍摄,并且大部分时间都亲自掌机,”杰姆巴鲁克斯补充道,“我们在拍摄大场面(发生暴乱的镜头)、需要拍大量人群时,会用到第二台摄影机,由安德烈·奥斯汀(Andrei Austin)掌机。


此外,安德烈还负责了所有斯坦尼康镜头的拍摄。” 杰姆巴鲁克斯表示,选择System 65是因为自己“非常熟悉这些镜头。我在拍摄《东方快车谋杀案》和(布拉纳执导的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时用的也是同样的镜头。我们用65毫米胶片拍摄。它们覆盖了LF摄影机的大传感器,整个画面从中心锐利到边缘衰减的画质都非常令人满意”。


杰姆巴鲁克斯认为,随着Alexa LF、Red Monstro等大于超35的传感器的出现,数字摄影“变得有意思了起来”。“这类画幅引起了我的兴趣。它与某些镜头相结合,可以实现完美的人像摄影。它能让人眼睛变得锐利而传神,边缘的衰减也令面部的任何瑕疵都变得柔和。让人如临其境而无出戏之感。”


 “我尽量以广角镜头拍摄近景镜头,这样有利于观众熟悉角色及周围环境。”他继续说道。“对于大画幅,类似于40毫米的镜 头在视野上都算非常广的——更像是标准35毫米传感器中的(30 毫米镜头)——但不会给人鱼眼镜头的感觉。它具有长镜头的镜头特性和景深。” 


《贝尔法斯特》为什么会拍摄成一部黑白影片


这让杰姆巴鲁克斯能够为《贝尔法斯特》这部影片打造独特的画面效果,将一些场景拍成肖像,让一个个角色的脸被框在窗户里,由内而外地注视着一个混乱的世界。


选择这种拍摄策略,效果是放慢了影片节奏,可以聚焦于那些被卷入愈发猛烈的风暴中的角色,推动观众进一步想象他们在各自处境中的感受,而不仅仅记录是他们周遭发生的丑陋事件。 


影片《贝尔法斯特》剧照


拍摄黑白片也是两人共同的决定。杰姆巴鲁克斯回忆:“我们刚开始筹备这个项目时,我便问,‘我觉得我们拍成黑白比较合适吧?’肯的回复是,‘当然——但还是要有一点点色彩’。”影片开头便是彩色场景,展现了贝尔法斯特如今的面貌,而表现主角们逃离真实世界,在电影院看了几个小时电影的场景也是彩色拍摄的,凸显了现实与幻想之间的对比。


“黑白的画面具有这种自相矛盾的超验感——具有描述性, 但不会点明一切,”他继续道,“可以表现人们的感受。最重要的是抹去色彩的描述性,聚焦于人的境况。它可以呈现比彩色更为真实的影像。” 这位电影摄影指导表示,自己喜欢用彩色原片拍摄黑白片,“因为我(调色)时可以再进一步处理”。


影片《贝尔法斯特》剧照


他提到影片中的一个场景:巴迪和父亲沿着田野旁的小路散步,愉快地度过在一起的时光。整个风景似乎闪烁着光芒,反映了当时他们的心情。“ 那片野地上的草是黄色的,”杰姆巴鲁克斯说,“因此我可以进行抠像,然后得到一个类似红外线的影像。用彩色底片或彩色采集能够制作出更好的黑白片。”


《贝尔法斯特》的用光技巧:光圈、布光及其他


对于布拉纳和杰姆巴鲁克斯而言,没有什么是无法摊牌讨论的。“我们甚至开始研究景深要多大,光圈应该设定成多少。我俩最喜欢的光圈值一样,都是4,因此整部影片我都按这个值拍摄——或者至少80%到90%的电影画面都是如此。


对于白天的有些拍摄,我会将光圈值调得稍高一点。这遵循的是安塞尔·亚当斯的拍摄方法——必须提前决定好自己将要拍摄的画面,包括景深。” 在整个电影制作过程中,两人大量使用了天空及画面留白的元素。“我们让天气融入到了场景中,”杰姆巴鲁克斯说,“先是多云,然后转晴,变化无常。只要有天气变化,我们就会构思如何将它纳入到镜头里——这与常规拍摄完全相反。”


电影布光在整个拍摄过程中的使用都非常克制。“我想尽可能不用灯光——大多数镜头几乎都没有眼神光。”杰姆巴鲁克斯指出。 这位电影摄影指导还补充道,在自然光环境中拍摄时,自己会利用反光和遮(减)光的方法。“两种布光方法我都经常用到,”他说,“为了反射背光,灯光师丹·洛(Dan Lowe)总会在地面铺上层棉布,我们还会用装有棉绸的框架来柔化从窗户透过的光。” 


影片《贝尔法斯特》剧照:巴迪偷听父母的谈话


为了应对天气变化对自然光的影响,他还提到:“要体现墙壁或其他平面如何反映天气的变化,常常需要调大画幅。我们还坚持长镜头拍摄,充分利用变幻的光线。制造一种十分轻盈空灵的效果。”


“在暮色降临后的镜头中(维持治安的警察在街上巡逻,瞭望寻衅滋事者),画面中所有光线都来自他们携带的火把。”杰姆巴鲁克斯说。


对于自己偶尔用到的电影布光,他补充道:“我在拍摄教堂的场景中用了一点灯光,而当巴迪和奶奶从电影院回家时,我利用灯光完成了在公交车上的整个拍摄,还有在电影院的场景也同样如此。


影片《贝尔法斯特》剧照:电影制作者们为拍摄这段音乐表演在现场还原使用了 上个世纪50年代的剧院灯光


在拍摄《永恒的爱》(室内音乐表演)的表演场景时, 我们使用了上个世纪50年代的剧院式布光,现场安装,这样就可以在画面中呈现了。”


随着影片步入尾声——这家人必须决定留下还是离开——快乐、悲伤、希望与恐惧接踵而至,像空中交叉飘过的云,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变换光线。


做完命运的抉择后,杰姆巴鲁克斯的镜头追随着丹奇饰演的这位女家长,她的面部神情(更大画幅展现)讲述的情绪,千字难表,还有几个世纪以来爱尔兰动荡历史中的欢乐与悲伤、至爱与失落。



本文完


本期内容为《美国电影摄影师杂志》2022-2月刊文《欢乐与悲伤》的编选,

本文作者:特里 · 麦卡锡


下载影视工业网幕后英雄 APP,免费阅读完整的中文版《美国电影摄影师杂志》。


加入【中国摄影师社群】了解更过“影视摄影及制作”专业讯息。

添加管理员了解更多详情


本文为作者 幕后英雄—薄荷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cinehello.com/stream/143763
相关文章

2022奥斯卡金像奖

查看更多 >

ASC专栏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