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导演闫非:拍摄《西虹市首富》我们都思考了些什么

可视频回复

B7cc336175e694e49a1f548d81a3df9b

时隔3年,闫非、彭大魔两位导演继《夏洛特烦恼》之后,带来了《西虹市首富》。电影上映3天,票房破9亿,这也再次证明了开心麻花和闫非、彭大魔两位导演对于喜剧市场掌控的能力。



​《西虹市首富》是闫非、彭大魔导演的第二部电影作品,与其说他改变自美国电影《酿酒师的百万横财》,不如说它是《夏洛特烦恼》的续集。西虹市这个城市来自《夏洛特烦恼》,并且这部电影里也展现了许多《夏洛特烦恼》中人物后来的人生走向。而这次虽然不再是一场梦,但要一个人在一月内花掉10个亿,继承300亿的财产,又和梦又有什么区别呢?


彭大魔和闫非两位导演


在电影上之前,我们和导演之一闫非聊了聊他们是如何创作《西虹市首富》的。闫非导演告诉我们说,其实在他们看来,“一个月如何花光10个亿”的idea并不新鲜,所以他们更注重的是观众去看这个故事的时候,是不是能和主角一样去思考,或者在观影过程中是不是得到快乐。为了这个,他们非常注重“代入感”,而真实是打造代入感最有效和直接的方式。


两位导演对于段子和包袱的使用,也是业内闻名。所以在一个喜剧电影里,如何创作包袱,闫非导演也分享了他的独家秘笈。因为导演出身话剧,对于闫非和彭大魔两位导演来说,讲一个好的故事并不难。可是对于创作电影来说,从某种程度上他们是“新人”,所以也从话剧和电影创作的角度,聊了导演和创作的认知,比如如何看待“电影感”,如何理解和处理电影创作。


影视工业网:对于《西虹市首富》的定位是什么?讲述这个故事需要把握的要素是什么?


闫非:我从来没有给自己的电影划分过类型,就是想讲一个好玩、有意思并且好看的故事。《西虹市首富》这个名字可能会让人在感官上觉得是炫富,其实我们想说的是守护好你心中最珍贵的东西,便是人生首富。


一个月如何花光10个亿,这是一个好的idea,也具有传播性。当里面加入条条框框的规则,就如同做一个选择题,既能满足人的欲望,又能引起思考。可是这个idea也并不新鲜,很难让观众产生拍案叫绝的感觉。但观众在看不同故事的时候,感受会不一样。所以我们更注重观众看这个故事的时候,是不是能和主角一样去思考一些东西,或者在观影过程中是不是得到快乐。​



​可能很多人没有花过10个亿,也认为这样的故事很荒诞。但在电影中,我们人物是真实的。王多鱼郁郁不得志、穷困潦倒,然后金先生给他20万,很多事情他都可以干,但是让他放水不行,这是他的做人底线。而在最后,王多鱼要践行裸捐的高尚之举时,他又回到世俗的家长里短来。因为他是一个市井之人,所以还是要围绕着钱兜圈子。这样的选择就会拉大人物弧光,让这个人物立住。观众在生活中,身边也一定会有一个这样的人,所以,观众可能不知道怎么去花10亿,但是故事中的人物是他生活中的,而这是观众能够捕捉得到的,这个角度就是观众的代入感。


影视工业网:给我们介绍下《西虹市首富》这个故事的创作过程。


闫非:当有一个月花十亿的想法,就去设想这个想法可以放到什么人物身上。如果放到一个财经节目主持人或者炒股票的人身上,10个亿可能很轻松的就被蒸发掉。而放到一个郁郁不得志的运动员身上,他拿到这个钱不知道应该怎么花,就会闹出很多笑话。这个人可能有很多自己穷酸的梦想,但忽然成为暴发户,这样就有可能会带来喜感。在确定这个人的职业之后,我们就要继续设想这是一个怎样的运动员。钱可以给人带来幸福,也可能给人带来不幸,所以花钱是要有底线。所以在选择运动员职业的时候,我们选择了守门员。守门员要做的就是守住球场上的底线,这样就和故事非常切合。有了身份之后,再去设定、规则,以及设想这个守门员身边会需要什么朋友,以及他的队友是什么样子,就这样去逐渐的架构故事。


其实在原版电影里没有情感这条线,但情感推进也是电影里一个特别重要的点。我非常喜欢原版电影里参与市长选举的点子,但是这个并不适用我们的国情,所以怎样替换,我们想了很长时间。最后想到保险是可以全民参与,大家一起去付出,然后收获一个正能量。因为已经设定了规则,这个规则里面再套一个规则就是人性救赎,在你喜欢的人和金钱面前,你如何去选择?这就是大概的创作脉络。


影像方面,我们摄影指导孙明老师聊的时候,认为这个电影偏荒诞的,所以在摄影上很大胆的用了一些全景航拍,去凸显这个城市感。然后在色调上,我们的摄影师有意的在色彩上面加了一些灰度,因为这样会让观众在视觉上更轻松。如果电影太过色彩浓烈,这会让观众觉得反差比较大,看的过程会比较累,就无法保持轻松的质感。


影视工业网:如何选择的男女主演?选择的标准是什么?


闫非:沈腾比较适合这个角色,他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他的境遇就和王多鱼很像,都是大器晚成。然后他的表演除了准确之外,还有自己的风格,我认为这个非常给角色加分。另外,我和他的关系很好,也合作了很多戏,从小品到舞台剧到《夏洛特烦恼》,在到这个电影,一切的一切都促成了这个机缘,所以沈腾是我们的首选男一号。


我们是要讲一个故事,而讲故事就需要创作者为角色和演员搭建CP,而不是靠观众或资本,所以选取演员是以创作为主,这个是我们定的第一条规则。《西虹市首富》的故事主要围绕着王多鱼,讲述他如何花钱的故事。那在剧情设定上,女一号其实并没有承担太多的喜剧成分,而更多的是给王多鱼一段邂逅的感情。在这样的设定下,我就需要两个不同维度的演员。他们两个人刚开始可能会发生冲突,互相看不上,但是经过一些事情的扭转和摩擦,两个人互相有了好感。而只有不同的维度的人,碰到这种邂逅才会有摩擦的症状,所以演员宋芸桦非常合适。而且从《我的少女时代》里可以看到,宋芸桦对于感情分寸的拿捏是非常准确的,这就是我们想要的。


影视工业网:如何看待喜剧创作?如何设置包袱?


闫非:喜剧对我来讲是带给大家快乐的一件事,它既不是教科书也不是艺术品,它是大家的开心果,它能给人带来快乐。如果能引发一些思考,就是很完美的一件商品了。所以这个电影,我们是奔着完美去做。然后在做的时候,就在思考如何让电影的每一个点做到可以让每一个观众去贴合自身,产生联想。一个刚认识一个月的女孩和300亿,他该怎么选择?其实王多鱼可以装作喝醉了,或者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守住底线是我们给王多鱼的选择,这个也是让一个月花10个亿这件事情走的更深刻的选择。关于钱的故事,我认为一定要触碰到这一层,并且一定要有所取舍。


对于这个故事来说,首要的就是把这个故事讲清楚,所有的起承转合都安排好,让电影结构漂亮一点。中间的喜感、喜剧点是我们的一些技巧。其实从王多鱼做这件事情开始,所有的起承转合都是奔着错位去的,都是在制造他和周边人的摩擦、错位,他一步步的失败、一步步的成长,到最后他在金钱和人性上做了一个选择。


包袱是为了故事而存在的,先有故事再有包袱,这个不能本末倒置。所以我们是致力于先讲一个好玩儿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有一个好玩儿的人物。而且最好的包袱就是人物所建立起来的角色喜感,这种包袱就像是已经存在人物性格里,然后他做出什么行动说出什么话,观众都会觉得很好笑。包袱、幽默感是故事调剂的手段。让一个穷人去一个月花光10个亿,这个故事天然就带有错位感,也是能够天然产生包袱的故事。


至于人物身上的小包袱以及台词是我们相对能掌握的,这些小技巧也是我们长期在舞台上练出来的。举例来说金库看到10亿现金那场戏,其实每个人见到10亿现金的反应都不一样,所以很难做出一种状态。人在面临一次大的境遇的时候,他的反应我们要最大化把它夸张出来。所以我们借助了凳子这个道具,让演员去发挥肢体能力,所以,这里也有很多演员二度创作的空间。因为受不住惊喜瘫倒了,有了这个椅子,就可以借力,然后他们被推着走。直到人慢慢缓和下来,变成了扶着凳子一点点走,直到最后变成了推着钱走。这个虽然没有什么台词,但是需要设计。

影视工业网:从创作的角度来看,话剧和电影有什么区别?如何看待电影感?


闫非:我先说一个共同点,其实两者的目标都是为了讲好一个故事,然后话剧的时长和电影时长对于一个故事的长度和饱满度来讲是类似的。


至于区别,其实特别大。从讲故事呈现的方式来说,电影会有一帮人来帮助你去讲述这个故事,然后呈现的形式和手法也非常多,可以碎片化,也可以用各种各样的视角去讲述,所以电影可以选择的形式更多一些。而话剧就是一个舞台,需要相对时间、地点统一一些。只能让观众盯着演员看。而且话剧对于导演来讲是有纠错能力的,这次如果不理想,下一场可以调整。但电影是一次成型,没有调整的机会。而且话剧可以让我们直面观众,直面观众的好处就是可以第一时间知道观众的笑点、痛点以及他的反应点。其实这些经验可以帮助我们反哺到电影上,让我们在创作的时候去判断包袱是否能够抖透、观众是否能get到。


“电影感”这个词听起来特别高大上,也困扰了我和大魔很长时间。其实在我的理解里,一个电影把故事和人物塑造的精彩是第一位的。我觉得电影感应该就是对于镜头语言的掌控,电影需要用镜头语言去讲一个故事。比如说在话剧舞台上,一个地方可能我需要台词把一件事儿说清楚,而在电影上,就需要演员在镜头前能够以一个行为、一个细微的动作,或者一个远景去表达出来。



影视工业网:您已经拍了两部电影,两次下来有什么成长?对于喜剧有没有可以总结一些规律或者技巧?


闫非:我们俩个没有刻意去做,但在这个过程中,肯定是有一些成长的,也知道了一些规律。虽然没有去刻意的去总结规律,但是经验是长在心里面的。现在创作的时候会去规避一些问题,比如在讲故事的方式上或者运用上,在写剧本的时候都会体现出来哪些地方需要什么样的方式、场景来呈现,更会注重这个,而过去写剧本的时候可能就忽略掉。比如在《夏洛》里会有一些舞台化的表演,会让演员一气呵成的去表演,没有太多的分镜镜头,但在《西虹市首富》里镜头相对来说会切的碎一点,从而去增加镜头感和电影感。


其实拍喜剧也是和观众斗智的过程,比如说节奏的问题。麻花做喜剧已经很多年,现在也是一个网络资讯、段子横飞的时代,我们也能明显感觉到观众的进步。过去的三番四抖现在可能不太够用了,甚至两番一抖、一番一抖观众都会认为长,甚至直接抖段子都可以。所以我们在不断的和观众赛跑,一定要在观众快要想到之前的一个节奏点,去把想表达的梗抖出来,其实这也是一个技巧。还有就是要不断的去挑战观众意想不到的东西,不断的去翻包袱,从喜剧的层面不断的往上走。​​​​

来自圈子

文章删除后不可恢复!确实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