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民族,用第一视觉打造《硬核亨利》

可视频回复

9c9e1079ddbf0ed966755b9fe9d8c1e7

动作片《硬核亨利》是完全从主演的第一人称视角进行拍摄的,男主角在醒来的时候忘记了一切并且必须在穿越莫斯科的过程中疯狂的跑跳和射击。亨利在老朋友吉米( 沙尔托·科普雷 )的帮助下要从军阀阿坎(丹尼拉·科兹洛夫斯基)手中救他的妻子埃斯特尔(海莉·贝内特)


俄罗斯导演伊利亚·奈舒勒既是一个电影人也是朋克乐队BitingElbows的领袖。在他导演完他自己乐队的两个第一人称视角音乐视频“The Stampede”和“Bad Motherfucker”之后。奈舒勒想要将相同的视觉效果应用到动作电影中。备受赞誉的导演和制片人提莫贝克曼贝托夫提出制作这部电影,后面导演奈舒勒也找到了更多的投资然后通过在Indiegogo(众筹平台)进行众筹,募集到了最终的资金。经过了一年半的零散拍摄,整个项目终于完成。《硬核亨利》在2015年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上进行了首映,然后迅速进行了拍卖,最终在美国的放映权被STX娱乐购买。


音乐视频“The Stampede”


奈舒勒从第一人称视频游戏和动作片中获得了形式上的灵感,其中包括凯瑟琳比奇洛的科幻电影《末世纪暴潮》(摄影师马修莱奥内蒂拍摄),该片讲述了商品化的虚拟现实技术。奈舒勒说:“我的主要灵感来自于电影,因为相比于视频游戏,我更喜欢电影一些”,“我将每部第一人称POV电影都看了一遍,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末世纪暴潮》。这部电影记录下了我所追求的感觉,就是能让我感觉我就是那个劫匪或者我真的从高处跳下。”


奈舒勒在2013年七月到2014年年末中,三个分开的时间段里在莫斯科进行拍摄,因为档期冲突,每一段都是由不同的摄影师拍摄,他们是弗谢沃洛德卡普蒂尔,费奥多尔利亚斯和帕夏卡皮诺斯。在器材方面电影主要是由Gopro Hero3 Black拍摄的。


“这部电影是导演伊利亚的第一部动作片,技术上来说整部电影的制作非常复杂,但是他知道我能够解决我们将会面对的各种困难,”摄影师卡普蒂尔回忆说,卡普蒂尔负责拍摄了《硬核》的第一部分,他也曾经和奈舒勒合作拍摄过音乐视频。“我没有被使用消费级相机拍摄院线片而吓退,但是我知道我们需要来自Gopro的技术支持,所以Gopro市场部的格莱格迪里奥帮助我们联系上了工程师大卫纽曼,他向我们提供了一些原始版本的曝光软件,这些软件已经集成到了下一代的Gopro相机中。”

战斗民族,用第一视觉打造《硬核亨利》

战斗民族,用第一视觉打造《硬核亨利》

制作团队使用一个定制的磁性稳定头盔固定两部Gopro,以保证冗余和一些长镜头的多级曝光。“我们在底座的稳定上投入了很大精力,”奈舒勒说。“我们这么做以确保观众不会感到眩晕,因为即便是我也会非常容易患上晕动症”

卡普蒂尔还说:“我们雇了一个我的工程师朋友,他曾经是美式足球运动员,所以非常了解头盔。第一个头盔在我们使用它之前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中世纪的酷刑具一样。”


“随后在2013年夏天我开始拍摄第一部分,也就电影中间靠后的部分,”摄影师卡普蒂尔接着说。“因为之前我有签订了另外一份合约,我必须得离开。我将摄影交给了费奥多尔利亚斯。他拍摄了结尾部分的内景和开始的场景,当卡皮诺斯同意拍摄第三部分的时候,我也和他进行了会面。”


摄影师利亚斯说,“这部影片里最重要的设备就是带有磁性稳定系统的特殊头盔,目的在于减少亨利走路和跑跳时的垂直晃动。最终的设备中含有俄罗斯军方的技术,日本的轴承还有一个为了能够让演员舒适佩戴的3D打印头套。使用这样迷你的摄影机拍摄这种复杂的电影的感觉非常独特。


Gopro直接在机内的MicroSD卡中记录48fps 1920*1440分辨率的RAW文件。剧组使用Teradek cube 255 HDMI视频传输器进行1280*720的实时监看。“一个Gopro安装了机上寻像器以便操作员能够看到构图,”导演奈舒勒解释说。“另外一个Gopro则连接到Teradek无线传输器上。当在一个镜头中曝光发生很大变化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立即改变曝光。这样我们就能在曝光发生改变的时候从一摄影机无缝切换到另外一台摄影机。”

战斗民族,用第一视觉打造《硬核亨利》

"如果场景中有打斗的部分或者有特技杀人镜头,我们就会让特技演员先和设备一起进行排练直到效果满意,"摄影师利亚斯说。“一共有三个主要的“亨利”还有十余个为某些特定镜头准备的操作员。直到开拍前我们都没能确定的就是到底应不应该让演员看到他正在拍摄的画面。我们在开拍后逐渐了解到演员可以慢慢自然的适应镜头而不必特别关注。他唯一需要关注的就是他实际的动作,如果有一两条镜头出现了错误,伊利亚和我就会纠正他。”


摄影师卡普蒂尔预估整部电影的大约四分之三的部分都是由摄影师谢尔盖瓦尔耶夫和安德烈杰缅季耶夫拍摄的;后者还在电影里扮演了坏人的一个马仔。“其他的像对话场景都是由导演伊利亚他自己亲自拍摄的,还有一些特别危险的场景是由特技人员拍摄的,比如摩托追逐还有伞降的部分。”摄影师卡普蒂尔解释说。“非常有趣,我从没有用头盔拍过任何电影。”


因为Gopro是广角镜头,所以灯光也需要进行非常大的改变。“当拍摄360度的镜头的时候,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融入环境的灯光,”摄影师利亚斯说。“”所有的光源都是DMX控制的,灯光组花费了很多时间进行编程。我们在每个拍摄日之前都要做很多准备工作。


战斗民族,用第一视觉打造《硬核亨利》

“举个例子,在妓院那场光线比较昏暗的戏中,我就使用了LED,霓虹灯和音乐会用的灯。当伊利亚作为亨利进行拍摄的时候,我将一只小的Kino Flo粘到伊利亚的胸前,并且对他手的运动进行彩排,以避免不必要的阴影。对于外景,”卡普蒂尔接着说,“我们使用反光板,然后精心计划以在一天中光线最好的时候拍摄。在T90内部拍摄的部分也非常艰难,因为很难挤进去超过一个人,出于安全考虑,亨利和坦克搏斗的戏很难拍。但是我认为最为艰苦的工作还是交给了出演亨利的演员,因为他要在脸上戴着Gopro然后到处跑跳。”


除了Gopro之外,摄制组还用佳能EOS 5D Mark II拍摄狙击手的POV镜头,因为这个镜头需要一个望远的视角,除此之外还用在敌方厢型车追逐的监控探头的素材。一台Red Epic配合蔡司的UP镜头用来拍摄了三段慢动作素材,这三段素材用作开场介绍蒂姆罗斯。


尽管摄制组尽可量的使用实景拍摄,但是全片还是包含了大约1800个特效镜头。在12个特效分包商中,Zero VFX承担了大篇幅的自行车追逐的戏。在电影制作中使用的视觉特效软件包括Mocha,Maya和V-Ray,以及Nuke和FumeFX。

“主要都是一些枪口闪光和爆炸的清理工作,因为绝大多数我们都是实际操作的”导演说。“我们没有做任何绿幕拍摄,但是对于莫斯科的天际线有非常多动态遮罩。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因为对于CGI团队来说将CGI合成进Gopro的素材需要很多手工roto。”


摄影师利亚斯说,“我们还做了很多传统的威亚擦除和场景扩展,比如添加监视器,增强爆炸和环境扩展。将镜头裁剪和贴合在一起以确保无缝衔接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是一个POV电影,没有b机去切换。对于最后一场戏,绝大部分都是在晚上的摩天大楼的屋顶上发生的,我们使用黑色的背景而不是绿幕。最好不要去照亮背景以避免反射,尤其是当你要360度旋转的时候。”这些屋顶的镜头是在莫斯科一个叫做Glavkino的地方拍摄的,特效是由两家公司进行制作的。来自德克萨斯州的Mighty Coconut和俄罗斯的CGF。

战斗民族,用第一视觉打造《硬核亨利》

“我们当然学到了很多经验,这样我们下一次做的时候就会换一种方式,”摄影师利亚斯说,“但是这涉及到一个范畴问题,《硬核亨利》这部片子的绝大部分视觉特效都是用来增强强烈的动作效果和实际效果。很多的机械设备都是为了这部片子专门定做的,还有我们的特技知道,亚历山大斯捷岑科使用了很多他的工程知识。”


素材在现场就使用adobe Premeire进行了剪辑,然后在摄影结束之后又进行了八个月的剪辑。剪辑师史蒂夫莫科维奇中间不得不为了另一个项目离开,剪辑师威廉姆叶夫接替了他的工作直到最后。调色师科斯塔斯迪奥多斯在Fotokem和奈舒勒还有利亚斯合作使用BMD 达芬奇12进行了最后的调色。迪奥多斯创作了自定义LUT和曲线以形成鲜艳生动同时具有电影化风格的色彩还有闪回场景的特殊风格。最后的输出包括2KDCP和为家庭传播格式。


回看整部完成的电影,导演感觉叙事的效果超越了美学。“在每天拍摄结束后我都会用的笔记本电脑进行粗剪,最初的版本时长两个半小时,然后我意识到最为神奇的时刻就是我们将想法转化为了一部电影。如我所见,我想我非常享受这整个过程,这是一个真正的电影体验。三位电影摄影师完成了他们杰出的工作从而让全片无缝衔接。”导演也期盼着更多的项目。“即便我对第一人称POV和虚拟现实非常感兴趣,但是我希望下一部电影能够更传统一些,”他说。“我喜欢电影并且喜欢传统的方面。我感觉在传统电影中还有很多能做的事情。”

来自圈子
《美国电影摄影师》杂志

1919年1月,美国电影摄影师学会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成立。成立一年后,美国电影摄影师学会开始出版《美国电影摄影师》杂志,是美国电影摄影师协会的会刊,也是世界电影摄影的顶级专业杂志。此账号发布内容为ASC授权译文。

文章删除后不可恢复!确实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