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美术手册——从概念设计到动手分工,这篇采访齐了!

2255人观看了这篇文章 可视频回复

Db463f557f24e670f7639004dbb62678

《超时空同居》讲述了,一个想骗钱反被骗的2018年失意女青年谷小焦(佟丽娅饰),一个竭尽全力拉投资却卷进害老板事件的1999年陆鸣(雷佳音饰),一觉醒来时空发生重叠两人睡在一张床上,更惊喜的是两人通过自己的房门可以将对方带到自己的年代。一系列投机作弊的合伙行为引发种种爆笑事件,可他们却不知道他俩紧密的宿命联系竟然掌握在早就知道这一切的神秘人手里。

电影上映之后,票房已经突破8亿。从故事简介也能够看出此片涉及到“穿越”,这种题材在美术部分的工作往往比较大,所以今天的重点是美术。


我们邀请到了《超时空同居》的美术指导郑辰聊了聊《超时空同居》的美术制作和美术指导的职责,这是来自直播内容的整理,文章非常有料。


郑辰,作品有:《初恋未满》《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前任3:再见前任》《动物世界》《阳光不是劫匪》等。


《超时空同居》视觉定位

美术部门创作前期难度最大,因为概念、想法都是比较抽象、模糊的,只有大家把所有想法、频道都调到一处之后,后期难度才会减少。当这些全部建立之后,只要技术环节和流程环节控制好,电影就会很顺利完成。

影视工业网:在最初《超时空同居》视觉定位是什么?


郑辰:更合理的来说是要找到一个框架,最初电影剧本叫《口袋宇宙》,从名字的理解就是特别⼩、特别具体的⼀个元素和比较宏观的宇宙并置联系。所以影⽚在主题上是带有千幻色彩,但这部片片子又有很强的情感内核,这就需要我们做到让观众能够在观影时,有很强的代⼊感,而不是游离在电影之外。所以决定从一个基于写实的基础去做。我们把90年代和2018年区分开,然后在不同人物环境上进行相应处理。总体来说是比较偏用童话、动画的形式去完善外衣,但还是写实主义的内核。


影视工业网:《超时空同居》的制作难点在哪里?具体的概念是如何展开的?

 

郑辰:美术部门创作前期难度最大,因为概念、想法都是比较抽象、模糊的,只有大家把所有想法、频道都调到一处之后,后期难度才会减少。当这些全部建立之后,只要技术环节和流程环节控制好,电影就会很顺利完成。

《超时空同居》美术道具融合参考


对于《超时空同居》来讲,前期有很多方向。比如从逻辑来说,两人房间要一夜之间融合,那怎么融合在一起?有很多种融合的方法,但是采用不一样的方式,带给观众的感觉就会不一样。和导演多次讨论之后,我们认为镜像的概念很有意思,两个家融合在⼀起是在⼀条中线上镜像的,在这⼀条线上,所有地面、墙、门、家具都进行融合,把场景,道具去当成装置去做。

陆鸣家 99年色彩方向与家具色调参考


陆鸣家的设计,我们是从人物出发。陆鸣是一个理工男,生活在90年代。回忆中90年代风格就是大绿色系,暖色调,自然光源多,比较偏阳光感。而且陆鸣在变成陆石屹之前,他的人生步伐比较纯朴、实在。所以它的家具选都很厚重,材料上基本为原木。然后,因为在90年代有集体宿舍的概念,所以有些家具上我们也会注意选用带有字样的家具,故意去放一些关于人物小的细节。

谷小焦加气氛参考图与色彩、陈设方向


谷小焦这个人物很物质,做奢侈品销售。但的收入并不能支撑她想要的生活,所以她房间和生活中会有很多A货。由于她父爱缺失,需要更多安全感,所以她的房间有大量收集和岁月中攒下的一些痕迹。她的床是普通的小户型收纳型床底座,却用了往往用在公主床上的金色围栏,围栏上不是幔帐,而是各种杂乱的衣物,表现在对物质的渴望之下,依然是局促的生活现状。但这种局促并不是凄苦的,而这就是生活的本身。

赵俊以办公室气氛图


除主要⼈人物以外,像90年代办公室场景部分也做了很多人物的特别的设计,像赵俊以的办公室,他整个人的活动位置一直处于场景的暗区,也体现这个人在影⽚片中一直所做的事情都是见不得光。

陆鸣与谷小焦家融合气氛图


概念之后的具体执行

色调是最能直观表现视觉画面特点的元素,首先确立两个时代的色调区分,因为本⽚片主要是围绕谷小焦与陆鸣这2个人物发生,所以2个年代的色调是围绕这2个人物性格所确立。


影视工业网:定位之后工作的重点?如何规划视觉画面特点?


郑辰:定位之后,将场景资料划分搭景。首先必须要决定在哪个城市拍摄,大概用了1个月的时间,分别在重庆、成都、上海及周边考察一圈,最后基于看景资料,决定在上海拍摄。其实导演心中一直想的就是上海,但是我们还是撒网走了一轮,最终也更确认了这部电影必须要在上海拍。但上海拍摄成本相对较高,但制片部门和监制也给予了创作部门很多支持,所以我们决定以现实改景为基础进行设计整合。但后来由于一些拍摄条件的原因,最终还是决定在外景把相关206外的部分搭建出来。这个量其实是很大,所以在有限的时间内,我们美术部门做了大量的考据,根据90年代和现代设计两种外景的搭建和陈设方案。

搭建方案和工作照


色调是最能直观表现视觉画面特点的元素,首先确立两个时代的色调区分,因为本⽚片主要是围绕谷小焦与陆鸣这2个人物发生,所以2个年代的色调是围绕这2个人物性格所确立。现代环境中冷色调中有些跳跃的彩色元素,99年我们采用去饱和度,以⽶黄,棕色系为主色调,强化温暖感。但是考虑到成片中两个时空并行剪辑,又不希望观众因为环境的改变而出戏,根据这个情况我们又做了相关联系场的色彩陈设调整,不会突兀,在细节信息去遵循真实感。

99年色调参考与气氛图


影视工业网:在前期设计时,《超时空同居》参考了哪些资料?


郑辰:谷小焦的部分更多是从一些电影剧照或者是一些家居设计、摄影图片去找感觉。当色彩方向定下之后,我们会进行大量收集、筛选一些特别到位的素材,然后去提纯、改造,应用到我们的场景里。而陆鸣的部分更多是从人物出发,生活起居比较简单。比如说床上,或者柜子里可能都没有东西,相对来说比较空一点。在融合的部分,我们更多参考的是一些装置或者一些当代艺术。包括地板的隆起,也是有来源的,国外有一些艺术家也在做不同家具或者物品的融合,我们会从里面找相对的灵感。

影视工业网:所有的这些概念形成之后,具体到执行上会不会有变化,会遇到的问题是什么?


郑辰:所有的电影场景还原度,越接近我们最初的设定,就证明越好。所有的事情都是这样,最初想的到,到最后落实的,一致性越强,就证明最初所有的沟通都没有白费。所以我们一直在这个方向上努力,去让它更多的展示出来。我们提供一个环境,让这个人物在这个环境里显得合理,让这个气氛、剧情能顺利的发展,这是我们美术需要做的工作。


就问题而言,第一,不可控的天气,天气对于外景搭建和外景拍摄,其实是很致命的一个问题。另外在一些边边角角场景的时间安排上,也是一个难点。比如说上海,外景给到的时间很短,那怎么去安排工作,反而变成了在执行阶段比较难的地方。当然这些难点,也就是经过各种努力能克服的。我们有很专业的制景团队、道具团队,他们经验比我丰富很多。其实美术部门在整个搭建过程中,更像是一个技术支持,我们其实提供了很多,比如尺寸、材质,质感上的选择,然后他们会给你很多的刺激,会有很多经验进来。他们会有很多的想法,当我们相互融合之后,出来的东西才是完整的。


影视工业网:一些比较有经验的人,可能会提出“某些场景按照不会被拍到,或者不会被人关注”,对于这种看法,你怎么去判断和融合?


郑辰:这涉及到画面信息量的问题,因为电影是大银幕观看,大银幕信息的传达会强化细节形成整体,画面的秩序感是足以带给观众潜移默化的建立,电影质感的重点也都在于此。

 

观众的眼睛在处理一个画面的时候,可能焦点并没有在某个道具上,但是这个道具一样会带来直观的刺激。而这个刺激是潜意识的,是一种感受,但是它会影响到情绪。我们在表现内容上,为建立气氛和剧本要求去做的东西是两部分,但这两部分是并行发展的。能做强一点就要做强一点,这样观众才会有一个完整的观影过程。所以我还是比较坚持去做一个比较完整的场景出来。制景师、道具师,包括制片人,他们很有经验的去提这些建议,我也都会去采纳,但主场景建立的过程的每一个元素是不能省的。


影视工业网:你刚刚说所有的主创需要调到一个频道上,你们怎么去做到这一步?


郑辰:电影是个集体创作的过程,在进组之后导演、美术、摄影会一直就着最终的影像一直在创作。每个人看剧本都会有自己的认识,所以大家要尽可能的坐在一起,一场戏、一场戏,一个景、一个景的去走完。前期经过这样一个流程之后,大家的频道就会逐渐在一起。这个过程非常重要,前期筹备的越细致,后期出现的问题就会越少,整个影片的完整性就会更强。


影视工业网:《超时空同居》的搭景量和工作周期是多少?怎么去安排时间?

 

郑辰:剧本里提到了四次变化,我们要做相对不同感觉、不同时间的四个变化出来。有时,我们是一套道具,或者是两套道具在四个场景里来回用。因为拍摄过程中,并不是按照剧本顺时间拍摄,所以我们这四个景长期备在一个棚里,然后供拍摄去安排。其实在影片的筹备初期,在制片人的脑海里面都有一个比较准确的分配,他们都是很有经验的制片人和监制,一定会考量我们的施工和创作需要多少周期,他们也会给到很充分的时间。


我是在2017年4月份进到《超时空同居》剧组,前期花了三个月做筹备。因为外景发生了变化,我们只能把车墩的外景重新去搭建,这也导致我们的筹备期稍微多了一点。然后,我们在筹备过程中,会分的很细,会根据场次的重要性做一个优先级。如果需要反复用到,或者有某些作用的场景,它的优先级会很高,质感也要做得更到位。而一些只会一个镜头一带而过场景,花费的时间就会少一点,质感相对来说也会比较简单。


美术指导的职责,以及如何与其他部门合作

美术设计,在我的概念里一定是给所有人带来有帮助的。我希望不管是现场的工作人员、演员,还是未来的观众,进到这个氛围,就会有一个很自觉的感受,这个感受会影响人的情绪、态度以及表演方式。

影视工业网:对你来说,你怎么和摄影组和特效组去沟通呢?


郑辰:在筹备阶段,大家通过参考片,通过和导演之间的沟通,都会有一个很相同的认知,后面其实都是一些技术和具体信息上的交流。我和摄影指导的关系都非常好,工作中大家相互配合。我也会跟摄影指导去沟通,哪个地方做得比较多,哪个地方做得比较少。他们如果有一些特殊的需求,比如说在灯光的需求,都会就很具体事情进行具体沟通。

 

其实搭景也算是物理特效之一,和特效并没有什么矛盾,就是尽力去沟通,做到一个完整的状态。这次和特效之间的沟通其实是挺多,比如说将来的环境合成是什么样,都会有讨论。我们也会出一些图,描述楼将来的样貌,以及所需的光线氛围。其实《超时空同居》的场景它并没有办法完全用电脑CG的方式去体现,因为场景和演员有太多的接触,所以需要搭建一部分,CG补一部分。

举例来说,电影里出现了一个在浴缸里的马桶,这是我们一个小想法。谷小焦有一个很小的浴缸,而陆鸣那边会有一个马桶,在房屋融合过程中,马桶跑到了浴缸里,这样就出现了一个反差。其实这种设计有时候可能不会被观众看到,但是演员进入环境后,他和环境是有互动的,这样的设计对于表演来说会有帮助。

 

影视工业网:美术指导在工作上,更多的是一种创意工作,还是管理?


郑辰:我觉得是都兼备的,而管理主要是流程管理。去决定了整个部门在哪个阶段做一件什么事情,在哪个场景花多少钱。对于拍电影,钱和时间是很现实的一个问题。在创作过程中,我也需要更多和导演去沟通,导演想要什么东西,我们这个团队能提供给他什么,都要衡量好,所以是创意和管理兼备。


影视工业网:美术指导,也是一个项目组的领导,会涉及到人员管理的问题,所以美术组的一般构成是什么样?怎么和团队其他人沟通?

 

郑辰:我特别愿意跟很多很优秀的人一起合作,然后我自己也有一些比较固定的班底,这样大家在一起气场会比较合,氛围也比较轻松,好的氛围是创作的基础。


我不认为需要谈到“管理”,这是大家共同创作的过程。每个人在我的团队里去实现自己的创作和想法,这是最重要的。我也只是去做一些衡量选择,然后去平衡整件事情。我们执行部门大概是有四到五人,然后气氛图的创作,因为戏的体量可能有不同的需求。在气氛图和执行部门中间还有制作部门,制作部门是把所有的场景落实,出CAD、施工图,给到道具师、制景师,他们再去做后面的搭建和制作。在这个过程中,随时跟进,随时调整,这样一个工作模式下来,我觉得轻松、愉快是最重要的。

影视工业网:前面提到有气氛图、施工图、三维图,对于你们来说,一个电影创造出来流程是怎样的?需要多少套图?


郑辰:多少套图很难用数字去表现,比如气氛图,我们会画很多版,最后只是选出其中的一版,但这是一个推敲的过程。就想房屋融合的那条线,我们画了很多版融合图,去找到一条线,让融合看起来有意思。也是多次寻找之后,才决定了制作方案。但基本上流程是:在开始阶段是用参考图片的方式,去和导演沟通,然后会落实到看景或者找景的阶段。然后会分出实景搭建、实景改造和场景搭建,再去根据实景或者搭景再去分出一个工作方法往下进行,最后落实到施工图纸,交到制景部门和道具部门,他们再和制片部门去进行一个预算沟通。一切顺利的情况下,这个景就被生产出来了。

影视工业网:现代片因为更生活化,怎么去搭出来所谓的“美术感”,怎么去平衡生活和喜剧的感觉?


郑辰:如何平衡也是需要一个基础的美学感,美术组所有人在电影上都有一些想法,电影里出现的每一个道具细节,都是经过设计的和平衡的,这样才会有秩序感。像会和演员发生表演互动的道具,我们都会特别注重的去处理,比如《超时空同居》里两个人的床,他们的床是头对头,第一天墙消失,那两人的脸是对在一起,这也是逻辑上的一个体现,也是趣味点。然后两个床会越缩越短,最后他们俩只能蜷着睡,中间隔一道帘。然后这道帘上我们会搭有绿植去形成趣味,给影片增强气氛。


不被看到的这个世界,这个是我一直坚持的。美术设计,在我的概念里一定是给所有人带来有帮助的。我希望不管是现场的工作人员、演员,还是未来的观众,进到这个氛围,就会有一个很自觉的感受,这个感受会影响人的情绪、态度以及表演方式。这个感觉才是质感,才是最重要的东西,这也是我一直较坚持的东西。​​​​

来自圈子
电影美术

美术是电影制作组中最大的部门,由数以百计的员工,包括设计、布景和道具等不同的子部门组成。这个部门主要负责电影制作的视觉方面,以及布景上的所有内容,美术指导监督工作。

访问圈子

文章删除后不可恢复!确实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