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点艺人”越来越多,品牌方如何避雷?

可视频回复

44e4f2fa596ecf9c839352b00fa880d6

文 | 龙承菲

编辑 | 吴燕雨

 

陈羽凡吸毒被捕。

 

这一从前天晚上就在网络流传开来的消息,终于在昨日(11月28日)下午得到证实。平安石景山官博发布情况通报,称43岁歌手陈某因吸毒和非法持有毒品被行政拘留,平安北京转发“毒品,让‘最美’凋零”暗指陈羽凡,随后“陈某=歌手陈羽凡”的身份得到证实。


陈羽凡经纪公司巨匠文化发布致歉函



明星的风险越来越高了。近年来,这样的事件愈发频繁:文章出轨、蒋劲夫家暴、范冰冰逃税、高云翔身陷性侵案……明星本人出现负面丑闻甚至违法被捕时,背后都有一连串的代言、演唱会、剧集受到影响,品牌方、主办方往往损失巨大。

 

“避雷”成了与靠近娱乐圈的公司和品牌必须思考的事。毒眸盘点了羽泉及近年来的“出事”明星们,试图寻求在商业合作中、规避艺人道德风险的方法。

 


巨匠文化或损失惨重

 

陈羽凡吸毒被抓背后,数十家公司可能遭殃。

 

天眼查数据显示,陈羽凡原名陈涛,名下有20家公司,而此番出事后,这20家公司想必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同时,陈羽凡的被捕也意味着长达20年的“羽泉”组合走到了解散的边缘,商业之路或许就此终结。

 

陈羽凡名下的公司 


由胡海泉和陈羽凡两位歌手组成的“羽泉”在1998年成立,到今年已经火了20周年。


羽泉一出道就通过首张创作专辑《最美》爆红,获得当年内地销量榜的冠军。根据2008年的福布斯名人榜数据,羽泉组合的年收入约720万元,位列第46位。2013年《我是歌手》的冠军也让他们迎来了事业的又一春,节目播出后羽泉的出场费将近涨了10倍。近年来羽泉组合在《声音的战争》、《梦想的声音》中担任导师,出场费也在一季千万的高水平。

 

这次陈羽凡吸毒被捕事件一出,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便是羽泉即将举行的20周年演唱会。昨天下午,演唱会主办方北京天韵东方演出有限公司发出公告,称“因艺人个人原因”演唱会取消,票款将尽快退回。同时,大麦网的售票通道已经关闭,并显示“退票中”的状态。

 

羽泉演唱会退票中


同时,作为演唱会独家冠名商的小米有品势必也利益受损。网传小米有品这次冠名费价格不菲,还专门成立了羽泉音乐狂欢节产品专区,出售999元的二人限量纪念公仔,“失蜡铸铜”的独特工艺要耗时两个月。此外,之前小米有品举办的抽送演唱会门票的活动也不得不更换奖品,昨日下午官博发布公告,称中奖用户可在小米有品任选等值产品,产品价值按最高票面价格1280元计算,可以说是平白赔进一大笔钱。

 

除此以外,这次事件对于羽泉的经纪公司巨匠文化也是一次不小的打击。两人均为巨匠文化的股东,其中,胡海泉持有巨匠文化约72.17%的股份,而原名陈涛的陈羽凡则间接持股11.54%。

 

今年4月,巨匠文化申请新三板挂牌。公转书显示艺人经纪是最为主要的营收来源。巨匠文化在2016、2017年度的艺人经纪收入为7354.6万元和5279.3万元,分别占总收入的94.62%和73.38%,而巨匠文化最重要的艺人,恰恰是自己的股东——由胡海泉和陈羽凡组成的羽泉。

 

2017年,陈羽凡的工作室东阳横店凡人演艺工作室占到公司收入的20.2%,在陈羽凡被捕后,单这一项就要失去近五分之一的收入。同时,他的被捕无疑也大大伤害了“羽泉”这个双人组合原本的商业价值,以“羽泉”为名的后续商演计划可能会产生变动,那就是另一笔亏损了。

 



不过,对于艺人公司来说,这本身就是可能存在的风险。巨匠文化公转书也直接点出风险:“一旦公司艺人胡海泉、陈羽凡(陈涛)业务产生不确定性,将会对公司收入产生较大影响。”这条“对个别艺人构成重大依赖的风险”一语成谶。

 

所以,也难怪胡海泉连问十个“为什么”,他可能才是此刻最应该问出“为什么”的那个人。

 


规避明星光环背后的风险

 

因为明星出事而引发连锁“亏损”的,陈羽凡事件并不是第一例。

 

早在2014年,柯震东吸毒被查获,后被行政拘留,轰动全国。当时身为人气演员的柯震东还有两部电影没有上映,因为吸毒事件的影响,《小时代4:灵魂尽头》中柯震东正面清晰镜头全部被剪,《捉妖记》制作人江志强更是在2.8亿制作成本的基础上,追加7000万换角重拍,女主角白百何演了两遍。


柯震东原本担任《捉妖记》男一的角色


除了影视方面,手握数十家代言的柯震东也让不少品牌方受到了影响。妮维雅男士在柯震东吸毒被官方证实的两个小时后,就通过微博发布了声明;吸毒事件曝光后一周内,阿迪达斯男子训练系列已经撤换了代言人,中国官网和天猫旗舰店上柯震东的广告也被撤下;炫迈虽然及时将活动页面中的柯震东形象换成了产品图片,但“吃了炫迈,根本停不下来”的广告词被网友和柯震东吸毒事件联系起来进行恶搞,在社交网络的二次传播中对品牌形象造成了不小的损害……

 

而《巴清传》更是遭到了两位主演的“双重打击”。2018年3月28日晚,《每日邮报》澳大利亚版报道高云翔因性侵被捕,两日后《巴清传》的出品方唐德影视就发出声明,如果高云翔存在违法行为,可能对剧产生负面影响。5月,更是曝出李晨身穿男主角衣着同范冰冰在剧组的合影,疑似换角顶替高云翔,靠抠图拯救全剧。6月,范冰冰因“阴阳合同”被江苏省税务局调查,现在偷税漏税事件虽已查清,但《巴清传》的上线依然遥遥无期。


《巴清传》的上线依然遥遥无期

 

不仅如此,“出轨门”之后林丹代言的品牌明确宣布不再和他继续合作;PG ONE事发后长沙演唱会临时换人,门口海报上他的形象被人工“抹黑”;在范冰冰“阴阳合同”曝出后,与其深度绑定的唐德影视三个月市值缩水50.9%,至今还未走出阴影……如此可见,依靠明星光环的代言、剧集制作等,也因为明星本人存在不小的风险性。

 

为了减少损失,不少品牌方和制作方都会在事先签下的合同中设置相应条款。

 

“近些年来艺人道德的风险暴露得比较多,现在一般在代言合同中品牌方都会有特别的约定。如果艺人出现吸毒之类的负面情况,可以解除合同。”一位律师告诉毒眸。如果事先签订了这样的条款,那么品牌方终止合作将不用赔付违约金,甚至可能因为这是艺人的不当行为导致合约终止,来追究艺人的责任,要求艺人方面进行赔偿。“不光是品牌方,现在电影、电视剧的制作方都比较重视这个风险。”

 

除此以外,品牌方可能还会通过减少合约的时长来规避风险。一位资深品牌公关告诉毒眸:“品牌方会事先针对艺人做风险评估,但是没办法保证艺人在合约期间不出事,所以很多合约一年甚至是半年一签,来降低风险。”

 

而对于明星关系密切的相关公司来说,事发后的补救就显得很困难。上述律师告诉毒眸:“他们在法律上已经进入了一个比较被动的状态,只能从公关上动作,比如道歉,再跟其他合作方尽量通过协商减少损失。”

 

早在2014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就将有吸毒、嫖娼等违法犯罪行为的艺人定义为“劣迹艺人”,并明文出台规定,不允许“劣迹艺人”参与电影、电视剧、各类广播电视节目以及代言的广告节目,网络视听节目服务机构也不能传播他们作为主创参与的各类节目。而在今年年初,广电总局宣传司司长高长力再次重申“有污点有绯闻、有道德问题的演员坚决不用”。


来自圈子
毒眸

看透娱乐,死磕真相

文章删除后不可恢复!确实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