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中国的故事:贝托鲁奇口述《末代皇帝》(海量幕后图片首次曝光)

可视频回复

0acbbc2fba4f388e9900707db760b64f

“我们不能忽略了意大利语里“CINEMA”(电影)这个词,这里有“CINA”这个词根就是“CHINA”意思就是“中国”。那部电影将取名为《末代皇帝》!”——贝纳尔多·贝托鲁奇



几日前,著名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因癌症去世,享年77岁。坏消息一出,让很多人感叹,世界电影又少了一位大师。他执导的《末代皇帝》,完美的将西式表达与东方故事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曾摘得第60届奥斯卡最佳影片等九项大奖。这部影片成为了链接世界与中国的桥梁,也以此让贝托鲁奇成为了中国观众最为熟悉的意大利导演。



2009年,刘海平夫妇在意大利西西里获纪录片特别大奖


本文作者刘海平,从2004年开始,就在意大利拍摄主题纪录片。他不止是一位导演、摄影师,还是一位“意大利之星”骑士勋章的获得者。另一位作者侯宇靖,她在大学毕业后,于1995年赴意大利留学。夫妇二人自2004年开始就往返于意大利和中国,十几年中,他们走访了如安东尼奥尼、托纳多雷、李查尼等多位世界级大导演。侯宇靖主要作为文字的主笔,而刘海平负责影像资料的拍摄,他们长期致力于中意电影文化的交流与研究,通过自身的力量来影响更多的影视从业者。现已完成大型纪录片《马可·波罗的摄影机》:《安东尼奥尼与中国》《李查尼与中国长城》《蒙塔多与马可·波罗》《贝尔托鲁奇与末代皇帝》《托纳多雷与重聚》等。



很多人可能还不了解,其实贝托鲁奇不但是位国际的电影大师,也是一位伟大的诗人。受诗人父亲的影响,他年轻时就在维亚雷焦诗歌节上获奖,并出版诗集《探秘》。目前,刘海平与侯宇靖想把它译成中文版,让中国观众了解这位诗人贝托鲁奇,期待这本诗集的出版。


下文选自刘海平夫妇采访贝托鲁奇的口述《末代皇帝》拍摄幕后的内容,大量幕后图片首次与中国读者见面。


在威尼斯人马可·波罗之后,帕尔马人贝尔纳多·贝托鲁奇今天已经成为大多数中国人熟知的意大利旅行者,如果卡罗·李查尼、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朱里亚诺·蒙塔多先于他抵达长城边关。那他的《末代皇帝》空前的成功,使这个“壮观的戏剧”——欧洲独立电影制作历史上最昂贵的影片,在80年代中期成为中国和西方之间重大关系的象征......



导演贝托鲁奇

 

对我来说,《末代皇帝》就像是歌剧,意大利歌剧。我是帕尔马人,那片土地上诞生过威尔第,最伟大的歌剧音乐家。当我拍摄《末代皇帝》时,我就想象尊龙陈冲是男高音女高音。我看之如同看歌剧,像是一个古老的故事,边看时我边说,也有这样一个意大利人,联系着中国和意大利,数百年前的一位时间老人,他叫马可·波罗。



电影《末代皇帝》拍摄现场


当我是小孩子的时候,中国是那么的遥远,当时没有电视。所以中国、中国人这些词语,是梦幻的词语。


我为什么选择当导演,因为除此之外,我不会做别的。最早我是写诗的,因为我的父亲是在意大利深受爱戴的伟大的诗人,所有的孩子都在效仿父亲,我也写诗。之后当我16、17岁的时候,我手持一部八毫米的摄影机在我的家里拍摄,这是我的第一部片子,我感到我喜欢拍电影。当我20岁的时候,我遇到了帕索里尼,在他的影片《乞丐》中作了助理导演。我明白了电影就是我唯一的道路。21岁时,也就是一年之后,我成功地说服了一位制片人,我拍摄了我的第一部电影。当然我拍摄这些影片,起步很早,很年轻。


我只有一个兄弟,他也走上了电影之路,他拍摄电影,也做戏剧,而我从没有做过戏剧。



贝托鲁奇与父母弟弟


我觉得《末代皇帝》是一个很意大利的电影,它非常地歌剧化,像意大利歌剧,我觉得是我的意大利电影之一。另外,我过去和现在有点厌倦了我的国家的现实,即使在这里,在西方随处可见,所以我去寻找另一种文化氛围,还没有被完全入侵和污染。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把做有关中国历史的电影摆在首位。



电影《末代皇帝》拍摄现场


我发现中国具有如此大的吸引力,不可抗拒。


安东尼奥尼拍摄完《中国》后也曾说过:“我在未污染的水中潜游了一番,如今又回到了西方遭污染的地方。”


我去中国前,就重看了安东尼奥尼的那部影片。那是第一次我们西方人能看的一部纪录片,是由一位伟大的导演拍摄的。安东尼奥尼是一位伟大的导演。



电影《末代皇帝》拍摄现场

 

我们不能忽略了意大利语里“CINEMA”(电影)这个词,这里有“CINA”这个词根就是“CHINA”意思就是“中国”。那部电影将取名为《末代皇帝》!


一位西方的导演,欧洲的,意大利人要拍一部电影,关于中国的一位著名的人物。我与马里奥·贝贝罗,在中国做了数百个采访。采访中国人,因为我们很想和老百姓多交谈,我们想了解中国真正的日常生活。当然我面对的是一个伟大的故事:皇帝如何成为公民的。像所有人一样,故事我读过,是毛毛虫变成蝴蝶的故事,并学会了飞翔。是一个人的故事,但并不只是一个人的故事,是一个国家的历史。




电影《末代皇帝》拍摄现场


我怎样认为我在中国的经历,也许是我人生之中从未遇到过的最大的奇遇。那是我不知道的地方。开拍之前,有两年我频繁往复,来来去去。因为我想学习,甚至是学习一些很简单的东西,我想进入到中国文化里。影片里有上千个中国人,所以我想尽可能地了解这个国家。我努力做好一切,努力去了解一些事情。我遇到了很多很多的中国人,我与他们交谈,问了很多问题,这样让我感觉更像家里人。我用了全部的力量,尽可能地,接近事实本来之所在,我已经尽力而为了。当然知道,中国是一个这样的国家,去的次数越多,了解的越多,明白地越少。现实比表象要复杂的多,当然与我们的不同。但追根溯源,这是一个伟大的中国文化,这种文化更古老,我们的文化也只有两千年。你知道,在中国你不可分离,一些人是如此的不可思议,你总说被包围着,孤独才是更痛苦的。在西方,当有一大群人在我们眼前,我们感觉到的却是强烈的个人,体验我们的个性更强烈。但中国古老的文化建立了这个概念,个人是人群的一部分,每个人都是丰富集体的一部分。


我所认识的中国,是有4千年历史的中国,当我和一个中国人谈话,我知道和我说话的这个人,他的文化可以追溯到4千年前。溥仪多大岁数了?溥仪有4000岁,是这样的,在某种程度上,是中国人和中国的年龄。当我第一次走进紫禁城时,当时那是拍电影的主要现场,我混在人群的面孔中,那些面孔是农民的,他们从农村来,来到皇宫,似要搜索皇帝的幽灵。




电影《末代皇帝》拍摄现场


1985年12月7日,我们兵分几路,有的负责取景,有的负责寻找角色,有的负责捕捉外景氛围。


这是上海,我驻足在上海,我爱上了这个城市。为了拍摄这样的一个晾挂衣服的场景,安东尼奥尼遭受了“四人帮”的审查。我早上7点就动身了,作为单独旅居的西方人,我要尽情享受一下,置身于12亿人口的中国的兴致。


另外一组拍摄人员,亚提里奥、保罗、马里奥,出发到满洲(东北旧称)。他们要拍摄长春,以前满洲傀儡国的首府。他们打电话说,那里气温低至零下22度。



电影《末代皇帝》拍摄现场

 

我记得,最初,我不停地往返于中国意大利,中国美国之间,因为觉得只有很少的中国演员会讲英文。影片是英语的,在这儿我得告诉中国的观众,为什么是英语的?因为我不会说中文,我不可能讲述一部影片而它的语言我却不懂。那么,我就在美国寻找中国演员,就是他们所说的“ABC”,America Born Chinese(美国出生的中国人)。然后带他们去中国,比如那个小皇帝的演员就来自圣迭戈。理查德·尤,这个小演员叫这个名字,我得说他出现在银幕上真是梦幻,起到主导作用,似乎完全是他的潜意识占据了主导地位。我们的中国朋友,你知道他们是什么反应吗?我们有15亿人口,你却从国外给我们带了一个新中国人来。




电影《末代皇帝》拍摄现场


后来也在本地找到了能讲英文的演员,比如英若诚。英若诚是一位伟大的朋友,一位非常伟大的演员。他会讲英文,他是非凡的人,老英,英若诚。当时英若诚已经是文化部副部长,我准备开拍时,他受邀到故宫拍摄现场观看。当有人把他介绍给我时,我说“我认识你!我在《马可·波罗》中看到过你!”我问他能否在《末代皇帝》中扮演监狱所长这一角色,他说:“我现在是政府官员了,每天都有一大摊子公务要办哪。”我说:“不管费多大劲我也要促成此事。”最后他被特批允许参加我的电影的拍摄。


我把中国在国外的两个最好的男女演员请到了,一位是尊龙,另一位是陈冲。她对婉容的理解是:“我很同情婉容。她是一个受害者。从照片上看,她从来没有笑过。她经常挂着忧郁的面容。”我发现陈冲除了她那显而易见的美貌之外,还有一大长处,她对影片的主题和角色能够有更多的理解,这对于影片的未来是至关重要的。



电影《末代皇帝》拍摄现场


卢燕,我跟她见面的时候,她很兴奋,希望在里面演一个角色。第二次跟她见面是在东京,她在香港刚刚演过《小狐狸》。《小狐狸》是外国剧,穿那种古代的大裙子,这种外国的服装。我看了以后说,LISA,我有一个角色给你演,你演格林公主,她受到教育回到清宫中去,把西方的文化带到清宫里。她很高兴,过了些时候我再见她,告诉她,LISA不对了,人物太多了,你的这个格林角色我给删掉了,人物太多搞不清楚。她说怎么办呢?那演西太后吧,这个角色她演过。我说西太后我要找一个80几岁的老太太演,不能够让一个年纪轻一点儿的化妆那样,就算了。可能再过了一年,我在北京看见她了。她说你来了这么些时候,怎么还不开机呢?我说我就是找不着西太后,找不着慈禧,有的老太太形象很好,不会说英文。会说英文的,演的不好。她说你不需要找个老太太,你要找个好演员,她就是说好演员可以做。我想了半天,那时候也没辙,好几个月也找不着这个人。我说好吧好吧,她说我给你演一演,让我试一试,看合适不合适。我就把剧本给了她,第二天安排好了给她试镜。她演完了以后,我就说,好,LISA,就是你了,三天以后开机,三天以后就开始了。那就是卢燕演慈禧的经过。



刘海平和卢燕合影


乌尔里克,德国籍的选角导演在中国,附近的学校,仅在两个月前发现了吴涛。吴涛讲英文类似尊龙一样神奇的程度,但他没有任何的表演经验。所以这是非常令人激动的,是一个新的起飞,灵感来自他的杰出的合作伙伴,对面的彼得·奥图尔。他学得很快!他是非常有天赋的。


经过三年的阅读、写作、旅游、会议和谈判,带来的是整整6个月的拍摄工作。


通过摄影机拍摄的现实,导演通过镜头,几个月前和几年前的所有选择可以得到验证。


我会告诉你如何跟从我。每一部电影都是不同的,其他导演和摄影师也有不同的关系。我全面负责摄影机。摄影机和演员,演员在镜头前,在摄影机的周围,摄影机的运动和演员的运动,镜头的选择,推、拉、摇、移等,这完全是我的工作。维托里奥·斯托拉罗是着色、绘画,用我们的说法,用一切的光线。当我准备我的镜头,用这些光,他一定用阴影,好像他是个画家,但镜头完全是我的。在拍《革命前夕》这部影片时,没有维托里奥,你可以看到我的工作方式。看不到太多的风格差异在这部电影和那部电影里。



电影《末代皇帝》拍摄现场


不可能在两个小时里讲述一个人的生命和一个国家的六十年,而不剪切一些东西,所以我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办法。问题是,什么时候你剪,你为什么要这样剪?它可以是完全任意的。但为了使其没有感到任意,我决定用这个倒叙的方法。每一次,你必须有一个原因,使你切回到过去,这使得倒叙似乎不是任意的。它是一个给时间更多现实感的方式。



电影《末代皇帝》拍摄现场

 

1986年8月开拍,拍摄地主要在故宫和北京电影制片厂。不完全是在紫禁城内拍摄内景的,《末代皇帝》也在北京电影制片厂里拍摄。


“安静!预备!开始!”“Silenzio!Motore!Azione!”


儿童演员Richard Vuu(尤光贵),当我说“去!”,这个3岁小孩回答我“不!”真像个顽劣的小皇帝。所以我不得不去诱惑他。他不喜欢玩具,但我发现我可以用我的取景器贿赂他。如果他拍完了一场戏,我就让他玩这个,他很乐意。当时,导演完一个场景,我自己也很高兴,我也是一个顽皮的孩子。



电影《末代皇帝》拍摄现场

 

两千名人民解放军士兵被聘用为临时演员,用来拍摄小皇帝的加冕典礼那一场。



电影《末代皇帝》拍摄现场


而那个十岁的皇帝玩味他的忧伤,和他的弟弟还有老太监在园子里玩头晕的游戏。当这个场景结束时,中国的老演员们鼓起掌来,他们感到了那一瞬间的魔力,每个人都被这个男孩的孤独感动了。



电影《末代皇帝》拍摄现场


我精疲力竭,一直睡不好,尽管王医生每天为我炮制药方极其保密的奇怪的药水。我患有低血压,一个威尼斯人汉学家给我做背部按摩。


我说:“感谢上帝,我觉得现在好多了。”今晚,8月26日,中国文化部长的官方晚宴等待着我与制片人两人。


我再次放松自己,并穿上了苹果绿色衬衫。十点钟的第一次彩排,似乎一切都准备好了,唯一的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了。呼救声从西大门传来,彼得·奥图尔被卫兵拦住,他忘记带他的通行证......


我认为中国的文化部门,影片的制作部门,已经非常开放。我们有合作方,中国电影合拍公司、北京电影制片厂,他们加入到我们的团队中。有一点,合作起来不容易。在意大利我们已经习惯了怎样拍摄电影,工作起来非常忘我,每一天都要工作9个10个小时,非常迅速,进度赶得很快,拼命赶进度。而我们北京电影制片厂的朋友们已经习惯一部电影拍摄4、5个月。我们的这种拍电影的方式,让他们直在背后吐舌头,累啊。因为在那儿,他们已经习惯了一部电影拍摄4个月5个月6个月7个月,因为是国家的电影。没有制片人老在后面撵着说:“你们得工作了,因为花了太多的钱了,懂吗!”。中国人的这个问题,我们中国合作方的问题,源于多年的习惯,但不管怎样,10:30,必须工作起来。事实上,中国人喜欢说,我们从未停止学习,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停止成长。


我非常感谢我的翻译们,我的中国的导演助理们,还有那些帮我们搭景的,所有的布景,那些演员。


西方的技术人员和当地的群众演员,每个人面前都是不冷不热的炒米饭和面条,竹筷和塑料叉供选择,有大量的冰镇啤酒给大伙喝。



电影《末代皇帝》拍摄现场


熊掌、松花蛋、蛇胆汁、清蒸甲鱼......昨天的午餐现场准备的菜肴,到今天这个时间变得完全腐臭。两位演员刚才在镜头前,津津有味地吃着点点滴滴,每一次“卡”之后,都被迫吐出来。溥仪的甲鱼汤,10米的距离外,都能产生恶心的反应。最后皇帝的白老鼠在用餐结束时,从他的袋子里爬出来。一个偶然的机会,一路爬上了他的胳膊,爬上他的肩膀,最后爬到他的脖子上。每个人都称赞这只小动物的表现,当然这是不可能重复的行为。


所有的都说过了和写过了,也都组织过了,真正重要的是,每一天具体拍摄的那些事项,最终,电影永远是“真理电影”。实现一部伟大的电影,到最后总是意味着把摄影机对准真实的人。其中,甚至在精心制作的服装下,在一个非常复杂的现场,还保持着人最初的天性。时光在他们身上流逝,如果我们拍摄一分钟,那么他们生活中就少了一分钟。就像科克托所说:“电影是工作还是死亡”,真是累死人的工作。


我必须一直很热情!



电影《末代皇帝》拍摄现场


这似乎是在温布尔登,但这是在紫禁城。这似乎是我拍摄中度过的最无聊的一天,并不只是因为我不打网球,而且我从来都不看打网球,我从来也不在电视上看。对于网球,我有些困难。我似乎应多指导些,但网球真是,对我来说,是我不擅长的。




电影《末代皇帝》拍摄现场

 

我在实现我们共同的梦想,关于龙的梦想,我使自己陷得更深,使皇帝的梦想,黄色阴影下的勇气,神奇地配合自己的幻想。


梦想当然很重要,当我发现有多少我的梦想在我的电影里,我停止记忆我的梦想,因为它们已被展现或实现。




《末代皇帝》拍摄现场

 

1986年,电影快杀青的那几天,电影场景是“红卫兵”在人民大会堂后面的小胡同里,贴大字报。当行人走过时,说:“天啊,我们又回到了‘文化大革命’!”,他们就赶快逃跑。警察来了说,今天晚上,最好用布把这些字蒙上。




电影《末代皇帝》拍摄现场

 

从1984年到1986年,在中国的三年里,我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变化。起初我觉得中国人很严肃,着装很统一,中山装,女同志则都穿着工服。整个国家给人一种因循守旧的感觉,生活水平也不高。但我在中国的短短的三年里,从1984年到1986年,当我们结束拍摄《末代皇帝》,我看到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有的都发生了改变。那三年很重要,我认为从那几年开始,改革开放进入到了非常重要的时期。总之,中国人笑颜如花,路上的行人所绽放出的笑容。我很在意那个年代,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奥斯卡颁奖典礼


似雨点般落下的奥斯卡,9项奥斯卡奖。



电影《末代皇帝》获九项奥斯卡大奖


在欧洲导演的眼里,奥斯卡是个很遥远的颁奖活动,与我们无关。当你获得了9项奥斯卡奖的时候,看法就不同的,我突然觉得自己被一个世界吸了进去。这个世界本来不属于我,有点像传奇色彩的好莱坞世界。有趣的是,让人充满信心的是,好莱坞这个环境整体上看,有点沙文主义,我认为它对外国电影并不认同。而《末代皇帝》是部欧洲独立制作的电影,但是非常成功。我很好奇为什么,大公司的行政人员来祝贺我,他们告诉我,大体上说的都是一个意思:《末代皇帝》让他们觉得电影是,他们的原话是,这部电影让我们思考我们为什么从事电影业的原因。

来自圈子
导演知识

用影像讲故事,那,名导们在影像化的时候想些什么呢?

文章删除后不可恢复!确实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