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声音制作后期ADR的秘诀

可视频回复

好莱坞声音制作后期ADR的秘诀


屏幕快照 2018-11-06 下午8.30.55.png在Creative COW,(Creative COW是一个专业的影视知识和经验交流平台)许多我们的读者都在大大小小的剧组工作,从已经在圣丹尼斯电影节获得成功的小成本的独立电影到好莱坞最热票房电影,都能看到他们荣耀的身影。


​在电影声音的后期制作过程中有一个很有趣的领域就是对白的补录,也就是经常说的ADR。ADR是“Additional Dialogue Recording”的缩写,也有人会翻译为”Automated Dialogue Replacement”.在好莱坞,也有人会用 "looping," 或者 “post-sync.”来指对白的补录。无所谓名字怎么说,这个流程就是指用后来在录音棚里补录的台词替换掉同期所录得台词。


“LOOPING” 这个词通常指的是:演员在录音棚里一遍又一遍的看着他们原始的表演素材,来重新对口型,还原台词现场的感觉。


“DUBBING” 这个词是更通俗意义上的音频后期过程中的素材替换。在整个后期结束后,整部电影也都可以使用ADR把外语台词替换成为本国家的语言或者不同的口音的语言。 例如在1979年的澳大利亚电影 疯狂麦克斯 的台词曾被替换以用作北美地区的上映使用。(传说主角梅尔吉普森不愿意更改他的口音,结果还是被替换成了美式口音

(年轻的森哥简直拽)

有时候,也会用一个不再出演角色的演员的声音来替换片中演员的声音。最著名的例子恐怕就是电影星球大战中的 Darth Vader 这个角色了。尽管在电影中,真正穿着那身道具服的是David Prowse,而角色声音真正的提供者是 James Earl Jones.(Cowdog 在业界也是资深老炮了,可以舔着脸说只有James 的声音才能真正还原这个角色。哈哈哈,David 躺枪。)


声音替换也经常用于替换现场的歌唱,即使演

员们也经常会在录音棚里重新录制现场的歌声。 

image.png

Marni Nixon就是因为经常替明星们换声出名的,例如在电影 "The King and I” 里替换了 Deborah Kerr,在电影“My Fair Lady,”中替换了Audrey Hepburn 的声音,还有 电影 West Side Story 中的Natalie wood 的歌声。(在West Side Story这个电影中,她一个人演唱了两种风格的歌曲 “Tonight”)


声音替换有时也会替换一些声音,好多的声音,尤其是细节的部分都是后期加上去的,这就是大家熟悉的拟音的部分。 也就是 Foley。说到拟音,就不得不说伟大的声音设计的典范,电影 Wall-E.

https://youtu.be/7ZRPHp3UxvA

(我把链接地址贴上来,需要科学上网)


其实ADR是非常具体的,通常情况下,一次就录一条台词。听起来很简单不是吗?那就大错特错了。对于这个,有一整套非常专业具体的图文资料来讲如何使后期在录音棚里录制的声音听起来更像是同期的声音。


James G. Stewart 是 RKO Studios的后期老大。曾经讲了下他和 Orson Wells 在电影 The Magnificent Ambersons 中声音后期的巨大挑战。


“ 在对话中有六个主演,我把他们每个人的对白都分

轨,一条一条的根据画面重新录制了一遍。这是在Orson不在片场的情况下做的。然后我用这几条音轨带着一些必要的老爷车的引擎的声音和同期的声音做了一下对比。


然后我给 Orson 听了一下结果,他说这些都是很好的技巧,可是从真实性的角度出发来说,就不太令人满意了。我并不觉得这些人是坐在老爷车里说的这些话。他们说话的时候的感觉并没有和汽车的移动保持这种同步的感觉。他们的声音听起来都太静态了。


所以我重新又回到现场重录了所有的台词。这次我和演员们坐在一个12英尺的卡车后座上,同时我们一边看着画面一边晃动着卡车。在一周

的制作后,我有了一条完整的音轨,准备好了让 Orson 听。 他的唯一的回复就是 听起来特别的好! Orson 可是从没有给过很多人太多的赞扬。”


George Groves

曾和 大名鼎鼎的Marlon Brando合作,“他非常的放松,人很好,他当时是穿着很舒适的街头服装出现的,他躺在录音棚里,很放松的等待着下一条的录制。他人真的很不错。你知道有些人就是很差劲,很有架子和一堆的臭毛病。”


声音的重制作不仅仅是让台词和画面同步,演员同时还要让他们的表演也和画面同步起来。演员在录音棚里的表演的节奏和感觉要尽量和同期的时候接近。Michael Phillips 作为avid中主要的产品设计者,他管理着 Miledia Films。他最近参与的电影大概需要15句台词的ADR补录。


“大约97%的同期声是可以的,但是有一些重要的台词被过分的修饰了或者有点话筒没有对准。我们试着用protools来弥补这些问题,但是最好的办法就是用ADR来重新补录这些台词。”


因为在片场,场地是会和录音的感觉息息相关的。我们知道我们如果回到同样的片场的话必须带着同样的麦克风。在片场,我们用 软件 media composer 来建立不同的section来对应不同的4个演员。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播放画面来达到最满意的那一条。我们带了一个小的音响来让他们找感觉。


然后我们会用到数字录音机,例如 Sound Devices。这些录音素材会被送给对白剪辑师来重新剪辑,在这个案例中,只有一些重要的词汇被用到了,剩下的都是用的整句话来替代。有时候我们也会用同期声,因为在这句台词中整体的感觉和状

态是最能和画面搭的。这也是选择的关键。 ”


说到表演,COW 的成员 John Fishback 解释说 最常用的ADR 使用是用来录制精力,而不是台词。精力指的是说话中的喘息,喊叫,呼吸声,等等。在A Criminal Minds 系列中我们有一场戏是演员被追进了一个森林中。所有的这些声音都是拟音师后制的,女演员们很好的解释了什么是当你跑的时候的精力感。讽刺的是,在同一集中,主角替换了一句词,因为男主角就站在她旁边,而他呼吸的声音太大了,被录进了她的音轨里。


John 的公司, P&P STUDIO, 位于康涅狄格州,这里的人们以娱乐产业为生。所以在这有很多为那些不愿意去好莱坞重新录制ADR 的演员们做ADR的录音棚。


“我们做了两季尼克的儿童动画秀阿凡达。年轻的演员扮演来自斯坦福德的阿凡达,同时我们录制了原始的音频然后录制了ADR。他同时也是电影蚂蚁比利里边的主演,我们也为那部片子做了ADR。”


“最后的一个月我们为华纳兄弟做了片子。猫狗大战2. Joey Pantoliano 配音的是片中的角色Peek,我们刚刚开始制作电视节目 Damages, 而我们已经制作完成了两集的ADR。其他演员包括Gene Wilder, Christopher Walken, Robert Vaughn, James Earl Jones, Christopher Plummer等等,也都在这里工作。“


在亚特兰大多普勒工作室的 COW 的成员曾做过

电影 本杰明巴顿奇事,黑疯婆子闹监狱 等电影的 ADR。在制作2009年的电影 鬼迷心窍 的时候,多普勒的工程师 John St.Denis 和 Jonathan 与在洛杉矶的索尼的混音工程师 Brian Smith 通过 EDnet bridge 一起工作。多普勒当时使用的是 APT ISDN 编码来链接并且在 Protools 7.4 里运行工程文件。


多普勒的兄弟们同时在做皮克斯的玩具总动员3. 女演员 Jodi Benson(同时她也是电影 小女佣 的配音演员)在亚特兰大做的ADR,而当时制片人们正在好莱坞通过 ISDN 实时监听着从亚特兰大反馈来的声音和时间码的信号。


这也许比你想象的还要更加的日常。在 John 的机构里所制作的 ADR 理所当然的与300英里外的好莱坞合作的程度要更深一点。“我们发现了到底什么样的配置是好莱坞所真正需要的。”P&P 的 John Fishback 说道。“我们使用 protools HD 版本和 ISDN 一起,所以远在好莱坞的朋友们就能同时同步的让配音演员配音。我们不是每天都做,可是每次都是极大的乐趣和享受。”



感谢影视行业的声音工作者们

翻译版权所有,转载需联系作者本人。

有声音业务合作欢迎叨扰。

微信763527398


来自圈子
电影录音

会不定期更新一些我自己翻译的国外关于影视录音的文章。也欢迎大家多多交流关于电影声音制作方面的想法💡

文章删除后不可恢复!确实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