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万成本、8天拍摄、37分钟“一镜到底”、破日本票房纪录...创作者都应该看的电影

可视频回复

32b3d091c503cddc67be49bf3d7ae9d0

​​​“我们有责任必须做出,让每个人都能说出这是‘杰作’的作品。”—— 上田慎一郎《摄影机不要停》导演


《摄影机不要停》(カメラを之めるな!),为导演上田慎一郎执导的首部剧情长片,讲述一部独立电影的剧组正在深山的废墟中拍摄一部僵尸电影, 谁知真的僵尸袭击了那里。 导演日暮大喜过望继续拍摄, 一镜到底记录下了剧组成员一个接一个成为僵尸.....


《摄影机不要停》预告片


《摄影机不要停》共拍摄了八天,制作成本仅300万日圆(约18万人民币),上映后却引发热烈讨论,极具话题,6月份在都内2馆限定公开,一个多月后全国150馆上映打进周票房Top10,现在票房已经突破31亿日元。


看看,看过网友的评价:

离净语:推荐有条件的、以后出源了都看一下:将会载入cult电影史/迷影影史的电影,这一部就能让人对日影重新燃起信心。比吉田大八的《桐岛》更加彻底地用丧尸片表达出了对电影的爱。具体不剧透了。


摩西摩西:太牛逼了,今年日本院线电影里观影体验最酣畅淋漓的一次,后半段全场一起笑到昏厥,真的好久没有看一部电影这么愉快了!挑战观众的开头一镜到底37分钟,如万花筒般层叠镶嵌的剧中剧,糅合多种要素的创意构思……迷影之情溢出屏幕。感觉演员、导演以及所有参与制作的人都乐在其中,看到最后一定会被感动到。


荒也:推荐每个想拍电影朋友看,看完后会羡慕嫉妒到要命!!!年度最佳日影,前三。


文内将分享导演的创作灵感来源、剧本安排与选角考量,以及片中长达37分钟“一镜到底”的拍摄过程,带领观众一窥电影幕后的汗水与泪水。(以下内容有剧透)


文章在转载自:https://dcfilmschool.com/article/ 版权归属原作者所有



真正的英雄,一部道破剧组辛酸血泪的电影

 

“我喜欢享受制作电影时的感觉。”


《摄影机不要停》是导演上田慎一郎,参加日本电影培训学院ENBUゼミナー儿举办的工作坊CINEMA PROJECT中所制作的作品,其灵感源于他在五年前,看了描述戏剧与戏剧幕后的舞台剧《GHOST IN THE BOX!!》,因而启发他创造“剧中剧”的想法。


故事设定为“幕前”和“幕后”,除前段的活尸片外,后段则通过叙述电视节目的制作过程,从前期沟通、剧组排练,到发生各种突发状况的拍摄当天,将前段的不自然,一一解释清楚,观众恍然大悟之余,剧组为求好作品的拍摄精神,也不禁令人为之动容。


“简单地说,就是每个人凑在一起完成一件事,这就是我想说的电影。”上田表示,《摄影机不要停》是一部交织电影与电视的作品,希望能借此让观众更加了解影视幕后制作过程,以及当中的委屈和妥协,明白每部作品背后,皆有一群人的坚持与付出。



为角色量身打造剧本:我只想要一群‘笨拙’的人

 

“我想画出由一群笨拙人,共同克服难题的故事。”


电影在前制选角阶段时,通常会以找到最适合剧本角色的演员为主要考量,但上田导演却跳脱既定框架,仅有最初剧本时,就开始试镜,确定角色后才完成最终剧本。


“结束试镜后,我利用现有剧本进行表演课程,在了解每个人的个性后,才着手修改剧本。”上田说,为符合剧情发展,创作剧本时可能会刻意塑造角色,使人物表现受限;但决定演员后再编写剧本,反而能依演员外型和原有性格,设想“这个人应该会这样移动”,量身打造角色,使故事更为写实自然。


“首先,我选出的12名演员,都是笨拙的人。”分享选角经历,上田笑道,角色必须是“笨拙”的素人演员,都是在人生路上奋力挣扎,试图完成某件事的傻瓜,这样的人是极具魅力与可塑性的。“这部电影,是一部与演员合力制作的电影。”



低成本手工制作殭尸喜剧,实景拍摄“导演的家”


“因为我很喜欢殭尸。”提及选择以“殭尸”为题材的原因,上田坦言。殭尸有各式各样的表演方式,如手臂被撕裂、啃咬,甚至感染后的痉挛,这些画面皆令他十分感兴趣。而片中所见的道具,也为“手工”制作而成。


“因为我们没有钱,所以连染满血的殭尸衣,也是我在家中阳台完成的。”负责服装的是同为电影导演和动画师的妻子,为节省成本,他们直接在自家阳台,利用血浆、剪刀和打火机,将从零售商店买来的衣服,剪破、烧毁成片中的残破殭尸服装。


不仅如此,甚至连剧中主角日暮导演的房子,其实也是上田导演本人的家。他说:“一切都是手工制作的,这是一部将所有手边随手可得的物件,利用殆尽的电影!”



缜密剧本与排练,37分钟“一镜到底”拍摄挑战


“每一天,都是浑身充满汗水与鲜血的挑战。”

 

37分钟一镜到底,对许多资深电影工作者仍是一大挑战,对年轻演员与经验较少的工作人员更是如此。在拍摄之前,导演与剧组先在会议室排练,而后再转移至位于水户市净水厂的废墟实际演练,反复练习约10次后,才达到今日的成果。


“衣服因出血而变红,所以每天最多只能拍摄2到3次。”上田表示,碍于预算及时间限制,加上每个人拍摄到最后都浑身是血,需费时重新清理、捕捉血浆画面,演员也要重新上妆,因此一天拍摄次数有限,必须把握时间进行拍摄,过程十分艰辛。“当拍摄结束的那一刻,所有人的想法都是:‘太好了’”


“我在拍摄前花了很多时间准备和沟通,像是与演员一起排练和喝酒。”导演回忆,排练之余,他也需顾及素人演员初次表演的心情,时常在深夜接受他们的电话咨询,安抚其紧张的情绪:“我很珍惜与大家相处、沟通的时光。”


(图为导演上田以GoPro捕捉电影真正幕后的情形。)

 

无论幕前幕后,工作人员都穿着同件衣服...


为确保一镜到底拍摄的精准度,导演必须伴随摄影指导曽根刚左右,掌控镜头调度,避免“真正的”工作人员穿帮。上田笑道:“那些配置起重机与携带摄影器材的人,都是真正的工作人员。但是,嗯,他们都穿著同样的T恤,所以你不能混淆。”


血染镜头的意外


拍摄过程中,也时常发生跌倒的惨状,但仍必须赶紧站起来继续拍摄。“在我检查相机是否正常显示之前,我无法安心。”导演面露难色地说:“我曾经在拍摄结束后,才发现相机根本没有录制。”不过有时,仍会发生预料之外的插曲,如片中血浆喷溅上镜头的画面,即是意外造就的另类视觉效果。



“一年前,这是一部我和演员、工作人员的电影。但幸运的是,我认为现在每个人都是一部电影。”

“20初头的我无家可归、负债200多万,身边每个人几乎都离我而去。”上田回忆初到东京的经历,当时懵懂的他遭遇诈欺骗钱,甚至连房子都拿去抵押,陷入人生的低潮期。“有天晚上,我哭着问自己:‘我是为了什么来到东京?’才重拾电影制作的梦想,重新专注于电影。”而他也在这时,与成为精神支柱的妻子相遇。


“遇见我的妻子后,我开始能在外面战斗,将所有生命投注在电影上。”导演说,直到约25岁时,他才能忍受‘收集失败’这件事,懂得正向面对挫折,并将这些痛苦经历,以愉快角度记录在自己的博客中。如卓别林所说:“人生用特写镜头来看是悲剧,用长镜头来看则是喜剧。”即便是最坏的观点,转念一想也能成为娱乐。


“我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我无知、无名又鲁莽。”分享成功经历,上田建议想从事电影制作的年轻人拍就对了,别害怕失败也别顾虑太多,必须不断尝试才能进步。更重要的是,别做会让自己后悔的东西:“要做自己喜欢的事,保持着热情贯彻下去。”



“你该记住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拍摄,然后在刻骨铭心地,以自己的身体记取教训。”​​​​

来自圈子
我们在国外做电影———不同经验的大实话

他们在国外做电影,会有什么不同的经验和感触?这里的大实话,带你了解他们

文章删除后不可恢复!确实要删除吗?